第一百五十一章 寡人奋六世之余烈兴师天下

点点中文网 www.dianzw.com最快更新最新热门小说

    与此同时,屏幕之前看到这一幕的观众们不禁纷纷瞪大了双眸。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难道秦王嬴政真要摔死他同母异父的弟弟不成?之前,他的后一世刘彻的母亲,对她同母异父的弟弟那是真的好……当然了,双方身份不同、性别不同、利益不同,自然,最后所做出来的选择也自然是不同的!”

    “这样做……会不会太残忍了些啊?”

    “两个这么年幼的生命……唉——”

    …………

    与此同时, 屏幕之中,只见那两个举起嫪毐与赵姬孩子的猛士,毫不犹豫的奋力将两个男孩从头顶砸向了地面!

    “啪!”

    “啪!”

    两个孩子的哭声戛然而止,观众们可以无比清晰的听到……头骨碎裂的声音……

    亲眼目睹自己的孩子被摔死,嫪毐顿时状若癫狂般的怒骂了出声:“嬴政!我咒你断子绝孙、不得好死!”

    闻听嫪毐之骂,一旁的王翦顿时眉头一紧,随后……

    “去,拔掉这狂徒的舌头, 敲碎这逆贼的牙齿,明日午时拖上集市将其车裂!”王翦直接吩咐着一旁的士兵道。

    “喏!”

    一旁的士兵当即低首应答道。

    …………

    此时,屏幕前的观众们望着眼前的这一幕血腥场面,一时间都没能回过神来。

    那两个孩子,就这样当着秦王的面……被活活地给摔死了?

    “说实话,杀嫪毐我能理解,并且我也赞成秦王嬴政这么去做,但……他竟然让人把那两个男孩也给摔死了……我委实不曾想到!”

    “无情最是帝王家……吗?能够做君王的人,果然心都狠呢——秦王嬴政之后的后世,无论是朱元璋、李世民还是刘彻,全都是狠人呢!”

    “这两个孩子除了生错了家庭之外,貌似并没有做错什么吧?毕竟……做嫪毐的儿子又不是他们自己能够选择的……我能说,秦王嬴政其实是个连孩子都不放过的暴君吗?”

    “唉——单性情方面而言,我反倒是觉得嫪毐比秦王更可亲一点儿……起码嫪毐死到临头还知道投降来保全自己的门客,至于秦王嬴政?呵呵……不仅言而无信, 现在竟然还来拿孩子撒气……这样的人真的能够媲美他的后几世吗?”

    “如此心胸狭隘的君王, 注定难成大事。”

    “从嬴政的种种行为不难看出, 他确实喜爱杀戮, 就从他那天抱着长安君的脑袋,爱不释手把玩的时候我就知道,秦王嬴政不是正常人。”

    …………

    还是那句话,有人不赞同秦王嬴政的做法自然就有赞同其做法的人。

    “我们你们啊……斩草要除根的道理你们真的一点儿都不知道吗?”

    “咱说实话,如果不杀掉这两个孩子的话,迟早有一天,这两个孩子会来复仇的——你们难道就愿意让这两个人整天惦记着你脖子上的脑袋吗?”

    “若是不杀这两个孩子的话,后果恐怕不堪设想——首先,这两个孩子若是存活下来的话,很有可能会被他们的母亲赵姬暗中送出秦国,继而,他们很有可能会仗着嫪毐和秦国太后的名头,在外面受到嫪毐门客的拥戴,又形成势力,并把杀父之仇牢记心中,每天都在酝酿着复仇的计划,终有一天,会对秦王嬴政造成一定程度上的威胁,比如说……突然道路两旁窜出许多刺客, 在两个孩子的指使下把秦王嬴政给刺杀了,秦王嬴政卒……因此, 我倒是觉得,秦王嬴政斩草除根的想法其实是非常正确的,一切不稳定因素以及潜在的威胁都要直接拔除掉!”

    …………

    正当屏幕前的观众们正在讨论着这些的时候,蓦地,也就在此时,屏幕之中画面一转,然后,众人便看到端坐于王位之上的秦王嬴政。

    但这一次和以往都不同的是,秦王嬴政左侧的白须男子吕不韦不在,右侧的太后赵姬也不在——如此,那象征着束缚住他施展拳脚的两股力量,已然全部消失!

    或许是因为秦王嬴政已经长大了的缘故——和秦王嬴政小时候的模样不同,此时的秦王嬴政,下颌处已然长满了胡须!

    此时,秦王嬴政外表那青涩无比的模样早已褪去,取而代之的,是秦王嬴政现如今更显成熟稳重的外在。

    很显然,此时展示在观众们面前的秦王嬴政,已经是很多年以后的秦王嬴政了!

    只因为,此时的秦王嬴政看起来已经是一个中年人的模样了。

    同一时间,大殿之上,有臣子正在劝谏着秦王嬴政道:“大王,秦国此时不应该对外征战的——秦国动,六国皆动,敢问大王,秦国可敢抗衡六国联军?若无抗衡六国之实力,则苦大秦子民!”

    听得这位臣子之言的秦王嬴政忍不住的冷哼了一声道:“我大秦历经六代贤君,国力为七国之最,有何不敢?先祖孝公重用商鞅,实行变法,奖励耕战,迁都咸阳,建立县制,大开阡陌,保我大秦子民足食奋战!先祖惠文王北扫义渠,西平巴蜀,东出函谷,南下商於,开疆拓土占据东进有利地形,保我大秦锐士前途坦荡!先祖武王平蜀乱,设丞相,拔宜阳,置三川,更修田律,修改封疆,疏通河道,筑堤修桥,保我大秦国土丰饶肥沃!先祖昭襄王任用贤良,远交近攻,文有范雎,武有白起,迁九鼎于咸阳,保我大秦能人辈出!寡人祖父孝文王大赦天下,表彰先王功臣,厚待大秦子民,保我大秦上下一心!先王命蒙骜伐韩,占皋、巩多地,使我大秦地界延伸至大梁,置三川郡,奠大秦一统天下之根基!寡人奋六世之余烈,兴师天下有何不敢?”

    对于秦王嬴政之言,先前那位还在劝诫着秦王嬴政的老臣顿时就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好了。

    但是,和先前那位臣子一样怀有同样心思的臣子再次站出来劝诫着秦王嬴政道:“大王三思,秦国一旦开战,天下会有多少百姓流离失所,大王可曾想过?”

    “哼!”

    对于此人之言,秦王嬴政却是更加的不屑了。

    只见得秦王嬴政在此时傲然起身道:“你们可知,七国之间的战争,已经打了多少年了?”

    不等有大臣站出来回答,秦王嬴政自己已经给出了答案:“七国之间的战争,已经持续了两百多年了!”

    稍微停顿了一下之后,秦王嬴政俯视着秦朝的这些臣子们,铿锵有力的说着道:“七国之间的战争打了两百多年,已经有数不清的百姓被战争牵连——两百多年的时间啊……这期间又死了多少人呢?所以,寡人征战,正是为了那些曾被战争夺去生命的百姓而战!为失去丈夫的妻妾而战!为失去父亲的儿女而战!为失去儿子的父母而战!寡人……要终结这数百年的乱世!寡人……要建立大一统的国度!寡人……要让天下没有纷争!”

    “锵——”

    为了表现出自己的决心,秦王嬴政猛地拔出宝剑,“嗡”的一声直接刺入进了面前的案板之中!

    秦王嬴政的热血之言,充分的表明了他这位秦王的决心,此决心一下,顿时就令得大殿之上的群臣们一言不发了起来。

    知晓了秦王嬴政之决心的大臣们再也没人敢再上前来劝谏于他了。

    …………

    相较于屏幕中群臣们的沉默,屏幕之前的观众们却是对此彻底的热血沸腾了起来。

    “我从未想过,那般模样的秦王……竟会有如此抱负?”

    “秦王嬴政竟然要与全天下为敌?要还万民一个没有战争的天下?这是怎样的一个帝王啊?若是他果真能够做到这一点的话……我感觉他的后几世很有可能无法与之相提并论!”

    “卧槽,这也太t的让人感到热血沸腾了吧?我现在真t的想穿越到那个时代辅佐秦王嬴政作战!”

    “为天下黎民百姓而战……这觉悟,这抱负……让我能说出什么来?”

    “虽说之前秦王嬴政杀嫪毐的两个私生子让我觉得此人太过血腥,但……拥有这等抱负的秦王嬴政,实在是让人恨不起来好吧?”

    “虽然之前我总是称呼秦王嬴政为暴君,但若他之暴是为天下百姓而暴的话,那我反倒是觉得……他应该再多暴一些才对!”

    秦王嬴政之前的那番言论,不仅让大殿之上的臣子们全都明白了他的心意,同时,也让屏幕前的观众们对他心生好感,恨不能穿上甲胄、扛起刀枪,追随秦王嬴政为天下而战,只为终结那已经打了几百年的乱世!

    只是,有人感性,自然也就有人理性。

    说真的,除非是身处于那个时代中的人才能对那个时代的秦国力量有着较为直观的认知,而在这个史料不全的时代,又有多少人能够清楚的知晓当时秦国的伟力呢?

    所以,很快的,便有一些人表示了对秦王嬴政能否做成此事的怀疑。

    “说实话,秦王嬴政之前的演讲确实是蛮热血的,但是,抛弃幻想面对现实之后,我不禁要问了,你一个国家,怎么可能灭得掉六个国家的呢?我总感觉,这个时期的秦王嬴政,他的想法、他的初衷或许全都是好的,只可惜……我认为这却是一件难以实现的事情!”

    “或许对一个君王来说,秦王嬴政能有这雄心壮志就已经很可以了,并不一定要强求秦王嬴政真的能把六国给全部打下来……毕竟那一点儿都不现实!”

    “对的,我也认为,有这份心就刻意了,至于行动嘛……尽力而为便可以了!”

    …………

    正当屏幕前弹幕间里的观众们分为两派争论不休的时候,屏幕之中,东方无穷的此世新记忆正徐徐向大众展开……

    大殿上,身穿华服的男子战战兢兢的鞠躬行礼,声音畏怯道:“韩国君主……拜见秦王——大秦军威盖世,韩愿举国投降,求秦王接纳韩地!”

    这位在大战开启后第一个投降的国家君主……赫然是一国之王!

    只是,此人此时脸上的担忧害怕之情……哪里像是和秦王嬴政一般的一国之君啊?

    同一时间,当屏幕前的观众们听到韩王安如此卑微的请求之时,顿时全都不敢置信的炸开了锅来……

    “卧槽——这是怎么一个情况啊?秦王嬴政这才刚准备对六国开战的吧?好家伙……一眨眼的功夫,竟然就有国家的君王率先投降了?话说……你好歹也是一国之君吧?有必要投降的这么快、这么的没有骨气吗?你貌似也太怂了点吧?”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对于秦王嬴政而言,却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秦王嬴政这么牛掰的事情我是真的一点儿都没有想到,秦王嬴政……不仅想要一同和六国开战,更重要的是,未战……竟然就已经有一国之君率先投降了……若是其他国家的君主也是这种货色的话,那还用得着秦军再去打吗?”

    …………

    此刻,屏幕之中,那位明明是一国君主的男人,面对王座上端坐着的那位秦王,态度十分的卑微——大家原本应该是平起平坐的王才对,然而,两人此刻的神态,却是截然不同!

    一旁,一位武将装扮的男子越众而出道:“大王,腾率十万大军渡河一路碾杀而去,所过之处寸草不生,并以雷霆之势攻入韩国都城,生擒韩王安,相信过不了多久,就能将韩国全境拿下来了!”

    此人话音刚落,那位默默站在一旁的韩国君主,竟然在此时恬不知耻的开口称赞道:“秦王军士之勇,天下无人能及!”

    听得如今已经成为阶下囚的一国之君的马屁,刹那间,大殿两侧的文武群臣尽皆忍不住的大笑了出声。

    一旁,听得秦国大臣们笑声的韩王安顿时就面赤耳红了起来,一时间竟不敢言语了起来。

    面对秦国群臣的大笑,在场诸人中唯有秦王嬴政一人神色凝重,只见得他缓缓地扫视了一眼在场的秦国诸臣道:“灭韩……仅仅只是一个开端,我大秦将士,没有终点!”

追最新热门小说就来,www.dianzw.com点点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