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太皇太后逝世刘彻彻底掌权

点点中文网 www.dianzw.com最快更新最新热门小说

    屏幕之前,那些观众们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一些人已经快要笑疯了出来,而另一些人则是心绪复杂。

    “这个瞎眼老太太原本还想着限制刘彻的军权,甚至于话语中隐晦透露出来的意思还是将虎符交付到能守‘制度’的人手中……没成想,程不识竟然直接给他来了这么一出!”

    “这就说明,在现阶段, 正如太皇太后所说的那样,即便没有虎符,但是皇帝刘彻却依旧能够调动相应的兵马,究其缘由,不正如程不识之前所言,所有的边疆战士们都在渴望着朝廷有一位真正能够懂得军队、热爱军队的统帅出现——而这样的统帅若能是皇帝本人的话, 那不就更好了吗?”

    “刘彻希望能够掌握军权、痛击匈奴的心我是能够理解的, 但是,那个太皇太后的担忧, 却也不能说就全无道理——虽然她做的一些事情难免惹人诟病,但是,她的担心却也有一些道理,毕竟,她总不可能知道,他的孙子刘彻,后两世会是李世民、朱元璋这样的人物,因此,对其不自信……倒也不是完全不能理解,毕竟,刘彻在这一阶段,远未证明过自己!”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是,每个人都知道,每一世的自己,实际上已经和自己的其他世全然不一样了,在这种情况下, 即便知晓刘彻的后两世是李世民以及朱元璋,也不能保证这一世的刘彻就一定能够带领大汉成功登顶吧?万一……刘彻这货其实是一个志大才疏的蠢货呢?也不能不考虑这一点不是?”

    “现阶段,依照大汉和匈奴的情况,打肯定是要打的,但是能不能打过却又是另外一个道理——诚然,此时的大汉经过这么些年来的积累,其实力已经空前强大了,但是,匈奴那边的实力却也不差啊……甚至可以说是犹有过之,否则,匈奴使者也不可能在刘彻面前那般嚣张跋扈了,那名匈奴使者之所以能够做到在刘彻面前那般跋扈的原因,究其缘由,只是因为匈奴强大罢了,若是匈奴不强的话,你看那个使者他敢蹦跶一下吗?”

    “打不过……那也要打——不打,只有被匈奴勒索的命,直至最后被匈奴得寸进尺到覆灭亦或者不得不打的地步,但是如果打了的话, 或许会败, 但只要统筹好了的话, 失败却也不代表就会彻底的被灭亡,大不了事后再多补偿一下匈奴罢了……虽然大汉子民的生活也许会因此而变得更加的窘迫,但总比亡国灭种来得强点吧?再说了,这一场战争,也不一定就会是匈奴胜,大汉经过这些年来的积累,其实力不容小觑,而一旦此战是大汉获胜的话,那么,从今往后,大汉将会彻底摆脱匈奴的钳制,成为这方土地上最强大的国度!”

    …………

    另一边,屏幕之中画面一转,然后,一道捷报声响彻宫扉:“闽越捷报!”

    随后,一幕幕场景迅速无比的飞掠而过,在此过程中,王恢和韩安国的两路大军平定了闽越的作乱,从此之后,汉军声威文教远播南土,数年之后,刘彻又派大军南下,彻底平定了百越各部,并在当地设立九郡。

    之后,朝堂之上,刘彻终于彻底的暴露出了自己的真正目的——当然,或许是之前就已经有人猜到这一点了,但是,当刘彻真正暴露出来这一想法的时候,还是让所有的朝堂大臣们吃了一惊!

    “此战不仅仅只是为了平乱,朕的最终目的,是要一劳永逸的解决南方之患,等平定了南方,朕就可以腾出手来集中力量……去对付北方的强大匈奴,所以,朕召集你们来,并不只是要炫耀南方大捷,而是要谈我大汉的整体周边战略,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国!”

    刘彻的抱负,尽管早就有朝臣猜测到了,但是当刘彻如此大明大方的说出此言的时候,还是惊愣住了在场的所有人!

    …………

    此刻,当刘彻说出要和匈奴决战之言的时候,屏幕之前的观众们彻底的沸腾了起来。

    “来了!来了!我最期待的精彩大战终于到来了吗?”

    “大汉与匈奴之间的战争……究竟会鹿死谁手呢?刘彻……加油啊!你可是后两世是李世民和朱元璋的存在啊,千万别给他们丢人哪!”

    “大汉……必胜!”

    …………

    就在屏幕前的观众们为刘彻加油打气的时候,屏幕中,遏制了刘彻很多年的太皇太后却是传来了病重的消息,并在弥留之际,召人来传刘彻。

    当刘彻步入太皇太后寝宫中的时候,正端坐于椅子上的太皇太后蓦地开口说道:“一定是咱们的皇上到了!”

    “孙儿给太皇太后请安!”刘彻恭敬无比的跪地施礼道。

    只不过,人尚未跪下,太皇太后却是先行开口了:“别跪了,反正奶奶也看不见,这会儿,我是一点儿力气也没有了——来,拉着奶奶的手,出去散散步!”

    只是,太皇太后实在是太老了,在刘彻和倩儿的搀扶下,太皇太后愣是没有被搀扶起身,反倒是差点儿跌倒下来。

    “奶奶!奶奶!”

    望着这副模样的太皇太后,刘彻很是担忧的呼唤了出声,只是,伴随着担忧的,还有他极度复杂的神情。

    “来人哪!”

    只是,不管心底里的想法究竟是什么,在这种情况下,喊人肯定是不会错的。

    只是……

    太皇太后却是阻拦住了刘彻的喊人行为。

    “不……不用……不用……”

    阻拦住了刘彻的呼喊之后,太皇太后紧紧地抓住皇帝刘彻的手道,

    “这皇上的手……怎么比奶奶的还凉啊?”

    说着,也不等刘彻回答,太皇太后便再次询问道:“彻儿呀,你恨奶奶吗?”

    听得太皇太后之言,刘彻连忙表态道:“奶奶您说的这是什么话啊?要不是奶奶,孙儿能当上这皇上吗?”

    听了刘彻的话后,太皇太后很是感动的更加抓紧了刘彻的手道:“从你生下来,奶奶就没见过你的样子,可是奶奶知道,你长了个好模样,来……让奶奶摸摸你!”

    太皇太后一边抚摸着刘彻的面庞,一边很是感慨的说着道:“他们都说你长的很像高皇帝,这眼睛……”

    摸着刘彻眼眶的太皇太后继续说道:“像你的父皇!”

    而后,太皇太后收回抚摸刘彻面庞的手,并重新抓紧了刘彻的手道:“奶奶今天喊你过来,是想和你说说心里话呀——可能不中听,你也可能听了不高兴,可你一定要让奶奶将话说完哪!”

    “奶奶说吧!”一个临死老人的话语……而且说话之人还是自己的奶奶,他又如何会去拒绝?

    只是,刘彻没有想到的是,太皇太后一开口就是让刘彻心中激荡的话语:“你知道,你的荣哥哥和栗妃娘娘是怎么死的吗?你荣哥哥在临死前给奶奶写了一封遗书,你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奶奶……孙儿好像听说过,我荣哥哥是自杀的,那封信也丢了呀!”此刻,刘彻心中的不安正在扩大着,隐隐约约间,他知道自己将会听到什么不好的事情来。

    “他不是自杀的,是被逼着自杀的,那封信也没有丢,是被人拿走了、毁掉了!”太皇太后如是言道。

    “什么?”尽管心中已经有所猜测了,但是听得太皇太后之言,刘彻依旧感到阵阵寒意袭上心头——他心中不好的预感愈发的强烈了起来!

    “你想知道这个人是谁吗?”太皇太后继续追问道。

    “谁呀?”刘彻自然想知道是谁了。

    “那人就是你的母亲!”太皇天后的回答,果然石破天惊,一下子就将刘彻给惊的差点儿站起了身来。

    “奶奶……你有证据吗?”刘彻自然不愿意相信太皇太后之言,然而……他却又不得不信,毕竟,从得益角度讲,自己最后得到了皇帝之位,是最大的赢家,那么,在此过程中,自己的母亲做些什么事情来,貌似也不是不能理解的,否则,总不至于这个皇位会这般简单的直接落到自己的身上来吧?

    “是郅都临死前……托御史转告你的父皇和我这个瞎老太太的——在这件事情上,我是真的瞎了眼,冤枉了郅都了!”这一刻,太皇太后的面容莫名悲怆。

    而后,不等刘彻从这件事情上回过神来,太皇太后便又继续说道:“通过这件事情,你父亲可是看透了你的母亲,之所以没有动她,全都是为了保护你呀——你父亲驾崩以后,因为你母亲,奶奶也曾经动过念头,想把你给换了!”

    听得太皇太后之言,刘彻彻底的沉默了下来——关于这件事情,自己最有发言权,毕竟,他当初是真的感觉到了,太皇太后真的有换了自己的想法!

    而后,老太太继续说道:“你想想看,你有十四个兄弟呀,谁不想做皇帝啊?这一个一个的,谁又做不得皇帝?淮南王刘安,为什么献书给我?奶奶心里都清楚,但奶奶不能这样做呀,为什么?为的是天下必须维护大统——奶奶和你父皇一样,认为只有你呀,最适合做这个皇帝,为了不让你娘掣肘你的手、碍你的事,我也曾想过先除她,可又怕伤了你的心,奶奶是左右为难哪,替你留下了娘亲,就给你留下了祸根!”

    说到这里的老太太微微仰首道;“奶奶死后,最担心的有三件事情——第一,你的母亲一定会出头干预朝政,还有,这第二件事情,她一定会不遗余力地安插王家的人,第三哪,她会和你的舅舅田蚡串通一气、谋揽大权!”

    太皇太后的这些话语,使得刘彻心底里隐隐发寒,只因为他知道,若是自己的母亲果真动了这些心思的话,在“以孝治天下”的这个大汉朝,自己的母亲还真有可能得逞——即便最后得逞不了,也一定会掣肘自己讨伐匈奴的伟业!

    “彻儿呀,奶奶一旦走了,这大汉的江山哪,这刘家的天下,可就全都托付给你了!”太皇太后叮嘱着刘彻道,“奶奶要你记住一句话,这……这大汉的江山,是我们刘家的天下,不能在你的手里改姓啊!”

    “奶奶……孙儿知道了!”刘彻当即向老太太保证道。

    …………

    屏幕前的观众们在闻听此等秘闻后,不出所料的纷纷在弹幕间里发言了起来。

    “话说……若是这个老太太之言属实的话,那也就是说,这个老太太反倒还算是好的了?虽然这个老太太也做错了许多事情,但是不管怎么说,起因不全都在刘彻的母亲身上吗?”

    “但是,我们现在必须要弄清楚的是,太皇太后之言,究竟是否属实,若属实的话,太皇太后至少也算是‘半洗白’了——之所以说是半洗白而不是完全洗白,原因还在于太皇太后毕竟做错了许多事情,掣肘了皇帝很长一段时间,所以,只能算是半洗白!”

    “如果太皇太后临终之言不属实——当然了,我估计也不可能不属实,毕竟这件事情虽然时隔久远,但想查还是能够查探出一些蛛丝马迹来的,但若是太皇太后故意渲染、夸大了一些事情,那么,这件事情可就有意思起来了!”

    …………

    屏幕前的观众们在讨论着太皇太后之言,但是,在屏幕之中,刘彻已经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太皇太后的担心来了——太皇太后所担心的事情,正步步紧逼向他!

    “这个老太太真是了不得啊!”躺在龙榻上的刘彻忍不住轻声感叹着道。

    对于刘彻之言,一旁的卫子夫当即回答道:“这有什么可奇怪的?老太太一辈子都呆在宫里,这宫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石,都透着她老人家的性情哪——陛下难道没有看到?她殿内的那些虫儿,她一走,当天就全都死了!”

    “有道理!”听得卫子夫之言,刘彻当即起身道,“所以老太太一辈子都信那四个字——无为而治!”

    …………

追最新热门小说就来,www.dianzw.com点点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