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大汉和匈奴的战争开始了

点点中文网 www.dianzw.com最快更新最新热门小说

    此刻,只剩下刘彻一人的屏幕之中,刘彻蓦地站起身来道:“已经十天了,应该有消息了!”

    然后,刘彻便径直走到地图前细细的观看了起来。

    继而,刘彻又令人召唤来了韩嫣。

    知晓刘彻担忧之情的韩嫣当即开口说道:“最近朝中大臣已经听到了一些风声,知道陛下派使节不仅仅只是为了斡旋……”

    话未说完, 刘彻便很是冷静的打断了韩嫣的说词道:“他们是在等着看朕的笑话!”

    随后,刘彻继续说道:“但是有一条,不管此次结果如何,只要是让朕管理外臣、事物,就不会隔岸观火、袖手旁观!”

    而也就是在此时,内侍春陀进前来禀报道:“陛下, 程不识将军求见!”

    听得春陀之言, 刘彻一时间有些讶异——那个老奸巨猾的家伙今天怎么会来找自己的?

    不过, 考虑到对方的身份,刘彻终究是将此人给宣召了进来。

    “卑将参见陛下!”程不识进来后立即行礼道。

    “程将军,有什么事儿吗?”刘彻有些好奇的询问着程不识道。

    “陛下,会稽郡传来消息,汉使未曾持有虎符,便擅自调动地方军队诛杀郡司马,目前正大批征调民船,要渡海对闵越国发动大规模作战!”

    听得程不识之言,刘彻心中激动不已——事情……成了!

    不过,事情成归成,但是一些该有的态度还是要亮出来的。

    “大胆的严助……真是的——朕只是让他持节去斡旋调解,他怎么敢大动干戈呢?他怎么可以……这这这……”刘彻作怒火冲天状道。

    只是,面对刘彻的怒意,程不识却像是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一般的静静地注视着刘彻的“表演”,面色神情上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改变。

    眼见得程不识不会捧哏,刘彻自然也就熄去了表演的欲望, 继而很是凝重的回望着程不识道:“程将军……有他们的作战消息吗?”

    对于眼下的刘彻而言, 他最重视的,还是卫青等人的作战情况……

    “陛下!”程不识微微低首道,“卑将受太皇太后委托治军,如果容许无视朝廷调兵制度,瞒天过海,私自发兵对外作战,此例若开,朝纲崩坏,太皇太后若是知道了,也会严加追究!”

    听得程不识略显威胁的话语后,刘彻很是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眸:“什么?”

    这家伙竟然这么不给面子的吗?

    诚然,现如今太皇太后依旧势大,但是,太皇太后的年纪毕竟大了,看情形,应该就在这几年了,几年之后,待得他刘彻独揽大权,有了今日之因后,他难不成认为他还能有好?难道……他真要伴随着太皇太后的那座老朽之船彻底沉没不成?

    只不过,很快的, 刘彻便反应过来了程不识话语中的隐藏意思——相较于他对自己的态度,程不识话语中隐藏起来的那层意思才是令人感到不可置信的重中之重!

    “你的意思说……太皇太后还不知道这件事情?”知晓了程不识暗中透露出来意思的刘彻当即开口询问道。

    对于刘彻的询问,程不识是这样解释的:“太皇太后近来身体一直欠安,卑将得到消息后,一直还没有敢告诉老人家!”

    听得程不识的解释后,刘彻当即大松了口气下来:“对!对!对!对!对!程将军做得很对!太皇太后的身体对于朝廷来说,是最为至关重要的!关于这一点,你要牢牢记住!”

    微微沉吟了一番之后,皇帝刘彻试探性的开口说道:“依朕看来,像类似这样的坏消息,可以瞒一些,过两天再告诉她老人家……嗯?程将军觉得呢?”

    对于刘彻的暗示,程不识只是稍微迟疑了一小会儿,便直接委婉的拒绝道:“陛下,卑职责任重大,只怕时间长了朝中都会听说,那时难免会受到太皇太后的申斥,卑将斗胆进言,万望陛下能够遥制汉使、速战速决,不要把天捅漏了,如果那样,卑将就是割下脑袋来,也是顶不了的——卑将告退!”

    程不识的拒绝,终究是让皇帝刘彻有些不开心,只不过,当他想到卫青、严助等人所做成的事情后,心中却又止不住的高兴了起来,因此,等到程不识离开了大殿之后,皇帝立即兴奋的从座位上站起身来道:“那两个‘乱臣贼子’做的实在是太好了,可是大大的替朕争了面子呢!”

    而后,刘彻高声呼唤着门外的侍从道:“来人,给朕拿海图来!”

    等到内侍拿来了海图后,皇帝刘彻当即将内侍给遣退到了门外,随后就和身边的韩嫣研究起了这张海图来了——当然了,他们在这张海图上主要研究的还是卫青、严助他们现如今已经抵达到了哪里……

    研究着、研究着……刘彻蓦地又想到了刚才程不识的拒绝之言,然后,这么一细品他之前所言后,心中有了新的感悟的刘彻当即询问着自己身边的韩嫣道:“刚才……程将军所透露出来的一些事情,你说是不是他有意如此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听了刘彻的询问后,韩嫣蹙眉思索了一会儿之后,这才缓缓地开口回答道:“其实……微臣也甚是奇怪,程将军历来行事谨慎,这次怎么有点儿……”

    “这说明朕的决策合乎军心!”刘彻打断了韩嫣的说词,很是自信无比的说着道。

    “陛下圣明!”韩嫣当即大拍马屁道。

    …………

    同一时间,屏幕之前,观看到这一幕的观众们中,一些人已经完全兴奋了起来。

    “现如今,东方选手的第三世刘彻已经初步掌握了军心,以至于就连一生谨慎的程不识都愿意‘包庇’皇帝的‘擅做主张’……长此以往下去,即便太皇太后依旧留存于世,恐怕也阻止不了刘彻掌握朝政了!”

    “果然……刘彻不愧为朱元璋和李世民的前世,这手腕……终究是强的——现如今,刘彻初步掌握了军权,再加上太皇太后逐渐年迈……这等时候,即便太皇太后有心废立刘彻,恐怕也不易做到了,除非那个瞎眼老太婆愿意坐视大汉内乱……随后被匈所侵!”

    “于国而言,那个瞎眼老太婆的确有许多地方做的不是很好……甚至可以说是做的极为恶劣,但是有一点,我们不能忽视的是,她还是一个重感情的人,否则,她当初也就不会想方设法的弄死郅都给死去的孙子刘荣和被打的孙女隆庆公主报仇了,因此,我觉得,当刘彻造成了‘既定事实’后,这个瞎眼老太太一定会向刘彻妥协的!”

    …………

    弹幕间里刚刚有观众预测了一波“老太太一定会向刘协妥协”的“预言”,结果,转眼之间,弹幕之中就已经出现了结果。

    “东瓯大捷!大捷!”

    “东瓯捷报!捷报!”

    “东瓯大捷!捷报!”

    …………

    当屏幕中的一位士兵挥舞着自己手里的八百里加急信件后,顿时,整个屏幕内的世界全都在这一刻沸腾了起来。

    很快,捷报便被送到了皇帝刘彻的桌案上。

    刘彻从内侍春陀手里接过捷报后,当即阅读了起来,随后……

    “备车,随我去东宫!”看完了捷报后的刘彻当即吩咐着内侍春陀道。

    很快,在刘彻和太皇太后的友好协商下,太皇太后竟然十分平静的接受了皇帝刘彻的越轨行动,甚至于,最后更是将朝廷的决策大权全都交付到了刘彻的手中,以此来向天下表明,她实际上是支持她心爱的这位孙儿的!

    …………

    屏幕前,眼见得刘彻终于得到了太皇太后认同的观众们亦是感到十分的开心,因为,这预示着,一个足以比肩朱元璋和李世民的大帝正在迅速崛起!

    就在屏幕前的观众们为东方选手的第三世刘彻而感到欣喜不已的时候,另一边,屏幕之中,堪堪踏出太皇太后寝宫的皇帝刘彻,蓦地影影绰绰的听到了身后来自于太皇太后的询问——当然了,太皇太后询问的目标人物并非他这个已经走出太皇太后寝宫的皇帝,而是一直以来都陪伴在太皇太后身边的宫女倩儿!

    “倩儿,我问你,你究竟是怎么看待皇上的?”太皇太后如是询问道。

    “奴婢不敢有什么看法!”倩儿很懂规矩的先行说明了一下之后,这才继续开口说道,“奴婢只知道,皇上是太皇太后的嫡亲孙儿!”

    “是啊!”听得自己的宫女倩儿之言后,瞎眼老太婆当即感慨的说着道,“皇上是我的亲孙儿!”

    只不过,感慨了一声之后,这位瞎眼老太婆却是有点儿忧伤的开口说道:“可是……我怎么越发的看不透他了呢?”

    听得太皇太后之言的倩儿大着胆子的开口询问道:“奴婢有一句话一直想问您,您见过皇上小时候的模样吗?”

    “哎呀——这个问题问得好!”瞎眼老太婆的声音中满是寂寥之意,“我还真的没有亲眼见过他——我瞎的那时候啊,皇上还没有出生呢!”

    听着太皇太后口中的寂寥之言,倩儿连忙补救道:“那您想听奴婢为您说的皇帝模样吗?”

    “好啊,既如此,那你就给我说说吧!”太皇太后满脸慈爱的说着道。

    “太皇太后,皇上在您所有的孙子当中,个头最高、肩膀最宽、眼睛最亮,他的鼻梁挺拔笔直——奴婢见过高皇帝的画像,奴婢觉得,皇上和高皇帝还真有些形神似同呢!”

    听了倩儿的话后,太皇太后怔怔不言。

    随后,看到太皇太后神情变化的宫女倩儿当即小心翼翼的开口呼唤道:“太皇太后……您在听吗?”

    “啊——我在听呢!”好不容易才终于回过神来的太皇太后当即微微颔首道。

    “唉——”说着,太皇太后再一次的轻叹了口气道,“老身……其实就是凭借着声音在辨识着这个大千世界,如今老身的世界就只有这声音的世界,美丑善恶、忠奸真伪……都透着声音在听呢!我这个瞎子与你们这些眼睛好的常人相比,有一个最大的优点,就是不必去看别人的脸色,因为行事决断就很少犹豫——都说百闻不如一见,可老身恰恰与天下人相反,只听、不看,哎呀,其实,在老身看来,不看……才能看得更真呢!”

    说了这么些话之后,屏幕中的刘彻便再次听到了太皇太后的呼唤声:“来人哪,去把程不识将军给我请来!”

    听到太皇太后的呼唤声后,刘彻当即朝着一旁稍稍隐匿了一下行迹,没让程不识看到自己的藏身之所在。

    “卑将参见太皇太后!”进入太皇太后寝宫内的程不识在第一时间便躬身行礼道。

    “将军总在身边,可老身却从未与将军做过深谈,现在,老身觉得,是时候该和将军好好谈谈了!”太皇太后抚摸着手中的虎符道,“老身不懂军务,却总将虎符搁置在身边,虎符之力,不在使用,而在于如何不加使用却仍能确保国泰民安——老身之所以将虎符搁在身边,就是怕别人把它轻率的使用,现在人家没有虎符,却照样可以调动军队,虽然不战而得安,但仍为老身所担心,朝廷用兵,必要坚持制度,而这个制度老身已无心力再管,与其让制度坏弃,还不如交给别人去实行,程将军,你认为当今朝廷又有谁最适合掌持虎符呢?”

    说着,太皇太后还特意提醒了程不识一句道:“我知道你是个诚实的人,要么不说,要说就说实话……你说吧!”

    听得太皇太后的问询后,程不识当即躬身回禀道:“卑臣入宫前,一直在边关与匈奴作战,因此,深知边关将士的心声,他们渴望,朝廷有一位真正能够懂得军队、热爱军队的统帅!”

    听着依旧有保留的程不识之言,太皇太后进一步安抚道:“你说任何的话,我都能接受!”

    “卑臣向后侍奉过两位先帝,从文帝到景帝,粲然文治、国力大增,然而匈奴之患,六十余年来却从未消除,因此卑臣们都盼望着能再有一位奋发有为、一雪国耻的最高统帅……”

    “你就直说……他是谁?”太皇太后忍不住的打断了程不识之言道。

    “卑职认为,他就是当今的皇上!”程不识边说边跪地叩首道。

    …………

追最新热门小说就来,www.dianzw.com点点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