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王娘娘封后刘彘成太子(6800字)

点点中文网 www.dianzw.com最快更新最新热门小说

    屏幕前的观众们对于突如其来的废立太子一事,表现出了十足的兴致,尤其还是在众多大臣全都反对的情况下,众多屏幕前的观众就更是表现出了极大的关注热情。

    与此同时,屏幕之中,皇帝直接打断了太尉的说词道:“你的父亲曾为大汉朝廷立过大功,你不说, 朕也不会忘记,但朕今天要问的,是这个天下,还是不是朕的天下?”

    对于皇帝的询问,那名太尉当即回答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天下……当然是陛下您的天下!”

    “好!好!”皇帝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道, “既然朕说话算数,那么这件事情为什么就不能这样决定呢?要是朕说话不算数, 那么天底下,又是谁说话能够算数呢?”

    皇帝之言刚刚落下,太尉当即俯首而拜道:“臣万死不敢怀疑陛下的权力!”

    “陛下圣明!”屏幕中的众大臣们当即纷纷紧随其后跪地而拜道。

    “好,既然朕说话还算数,那么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皇帝为废立太子一事定下了最后的基调。

    在此之后,皇帝却是突然再次开口道:“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情……周亚夫,大家都知道你位高望重,而你确实也是如此,因此,从今天起,你就改任丞相吧!”

    “谢圣上隆恩!”

    这件事情对于别人来说或许是件喜事,但对于掌管兵士的周亚夫而言,却并非如此,只因为,当了丞相后,他手中的军权势必要分割出来, 否则,除了皇帝之外,焉能有朝政和军权一把抓的人物出现?但是,事已至此,他又能作何反抗?亦或者说……他又岂敢反抗?除了谢恩之外……他什么都做不了。

    “陶青!”随后,皇帝又将目光望向了另外一人。

    “臣在!”陶青躬身再拜道。

    “你做丞相已经很久了,身体也不好,也该休息休息了!”皇帝如是言道。

    皇帝此言对于陶青而言就不是什么好事了,但是陛下此刻威望正隆,陶青不敢有忤逆之心,最终,陶青只能捏着鼻子认下了此事:“谢陛下!”

    “好,那就这么定了!”皇帝的声音稍微高亢了那么一些,“至于大汉军队的事情,朕自己先管他几天!”

    说完,皇帝没有给任何人反应机会的走出来大殿。

    …………

    屏幕之前,有看出皇帝操作意义的观众们忍不住纷纷在弹幕间里感叹了起来。

    “皇帝的这一波操作牛啊,连削带打的,不仅掌控了军权,更重要的是,将太子给废掉了!”

    “就是不知,那个蠢货栗妃娘娘此刻的心中,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太子无了,估计栗妃娘娘差不多也要寄了吧?”

    …………

    另一边,屏幕之中,王娘娘失魂落魄的走进了大殿之中。

    而正在大殿之中读书的刘彘在见得自己的母亲进来后,并且还是那副神情的时候,不禁连忙走上了前去。

    被自己的儿子搀扶住后,王娘娘挥退了身边的宫女、内侍。

    然后……

    只听得“噗通”一声,王娘娘直接跪倒在了刘彘的面前。

    “娘?您这是怎么了?”刘彘眼见得自己母亲如此,当即大惊失色。

    “彘儿……彘儿……”

    王娘娘浑身颤抖的一把抱住了自己的儿子。

    “娘,您怎么浑身发抖啊?”刘彘很是担忧的询问着自己的母亲道,“您刚才不是去看望栗妃娘娘了吗?怎么会变成这样的啊?”

    听得自己的儿子之言,王娘娘满脸希冀的望着自己的刘彘道:“彘儿,娘以后可就全靠你了啊!”

    “娘!”刘彘将王娘娘从地上扶起来,继而将其搀扶到了一旁的椅子上,随后,端起一杯茶递送到了母亲的面前,“您其实是想说……母凭子贵……是吧?”

    “这是谁与你说的?”王娘娘心中顿时就是一惊,当即很是紧张的询问着自己的儿子刘彘道。

    “是我听姑母和父皇说的!”刘彘如是回应道。

    “那他们究竟是怎么说的?”王娘娘当即追问道。

    “那就没怎么仔细听了!”刘彘有些无奈的说着道。

    “那他们为什么会说起这个来呢?”王娘娘忍不住的轻声呢喃着。

    “娘,我知道父皇为什么给我起名为刘彘了!”蓦地,刘彘突然在这个时候这般说道。

    “为什么?”王娘娘闻言心中一动,继而重又将目光投注到了刘彘的身上。

    “父皇对姑姑说,生我的那天早上,他做了个梦!”刘彘这般道。

    “做了个梦?”王娘娘心中的激荡之情愈发的炽烈了起来。

    “父皇说,他梦见一头赤色小猪从天而降、冲进宫里!”刘彘像是没有注意到自己母亲神情一般的继续说道。

    “你父皇当真是这般对你姑姑说的?”这一刻,王娘娘嘴角微翘,心中仿佛大石落地一般的畅快了起来。

    “父皇用手指着我的鼻子说的,他还说,梦里面听见高祖爷爷给我起的名字!”刘彘继续在母亲王娘娘心中加码道。

    “高祖爷爷?”事情涉及到高祖,王娘娘的表情再也淡定不下来了。

    “高祖爷爷在梦中对父皇说……他说,王美人生了儿子的话,起名就叫做彘儿,还说我是小猪变的!”刘彘轻笑着道。

    听得刘彘之言,王娘娘忍不住呢喃着道:“这古书上说,彘就是龙啊!”

    “娘,这是真的吗?”对于王娘娘之言,刘彘反倒是有些不相信了起来——龙……怎么可能会和肮脏的猪是同一类呢?

    “要是你父皇果真这么说了,那当然是真的了!”王娘娘模棱两可的道。

    “但我却不信!”对于王娘娘之言,刘彘却是十分冷静的摇了摇头。

    “为什么?”王娘娘的神情重新变得有点儿紧张了起来。

    于是,不想自己母亲担心的刘彘只能稍微的用一个普通的理由蒙混道:“那为什么之前父皇不说,现在反倒是说了?”

    “那是因为……以前不能说,现在却该说了!”王娘娘这般解释道。

    “为什么以前不能说,现在却该说了?”刘彘很是好奇的询问道。

    “因为这是天降祥瑞啊!”王娘娘用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说着道,“天下人全都不能违反天意!”

    只不过,却也就是在此时……

    “娘娘,不好了,出事了!”蓦地,也就在此时,一个十分慌乱的宫女声音自宫殿外传进来道。

    “怎么啦?”王娘娘很是疑惑的询问道。

    “栗妃娘娘……服毒自尽了!”宫女这般回禀道。

    听得宫女之言,王娘娘仿若晴天霹雳一般的……直接瘫软在了地上。

    …………

    此刻,屏幕前的观众们对于这突然起来的一幕亦表示出了十足的兴味。

    “话说,之前刘彘说了,王娘娘刚去看过栗妃娘娘,结果没过多长时间,栗妃娘娘就死了,这会不会牵扯到王娘娘的身上去啊?”

    “应该不能吧?毕竟,王娘娘可不像栗妃娘娘那般愚蠢,无论如何,她都应该不可能在见过栗妃娘娘之后就这般迅速的将其给弄死的,否则,那不是往她自己身上拉嫌疑吗?”

    “不过……若是旁人也这般想,而王娘娘就是利用了旁人的这番心理……那她岂不是反倒容易脱罪了?”

    “话虽如此,但我却认为王娘娘不会这般做,毕竟她可不是那个无谋的栗妃娘娘——孰轻孰重,她还是能够分的清楚的!”

    “一个已经没了任何威胁的栗妃娘娘,王娘娘为什么要出手对付她?对付栗妃娘娘,除了留下把柄外,对刘彘没有任何的帮助,王娘娘再不智,也不会这样去做的,更何况她又岂会不智?”

    …………

    与此同时,屏幕之中,有内侍将一份奏折呈给皇帝道:“陛下,廷尉张鸥听说陛下十分关心长安城里的治安问题,特选了几宗最近发生的大案,呈请陛下过目!”

    “你念!你念!”正和自己子嗣们玩闹着的皇帝随手示意那位内侍道。

    “第一件,儿子杀继母案!”内侍刚一开口,便引来了皇帝的注意。

    “嗯?”皇帝当即将目光投注到了正在诵读着的内侍的身上。

    因为皇帝的关注,所以,在场的所有皇子皇孙们,全都将目光投注到了这位内侍的身上。

    “一个养子杀了继母,凶犯名字叫方年,咸阳人,方年亲生母亲死后,父亲纳了一妾,这女人与人发情杀死了自己的丈夫,然后报官说是强盗所为——方年当年年纪还小,长大以后知道了真相,便将这女人杀了,依照汉律,杀了父母,犯了大逆不道之罪,依律应当凌迟,廷尉也是这样判决的!”

    话未说完,刘彘便激愤无比的开口道;“廷尉判决的不对!”

    此言一出,一旁的王娘娘当即大惊道:“彘儿住嘴!”

    “嗯?怎么不对?”皇帝直接挥手示意王娘娘不要说话,同时将目光放到了刘彘的身上。

    一旁,长公主则是在这一刻拉住了王娘娘,并将其给拖向了一边。

    眼见得形势如此,刘彘心中胆气顿生,当即开口继续说道:“方年杀的只是继母!”

    “继母?继母难道就不是母亲了吗?”皇帝有些疑惑的询问道。

    “这继母啊,最多只是假母,因为她与儿子并非亲身骨血,而仅仅是因为与父亲有情感,但是既然继母已经杀死了其父,这就表明这种情感已经没了,更重要的是,对方年来说,这女人乃是杀死自己父亲的仇人,方年为父报仇,杀人触犯法律,只应该以杀人罪追究之,而不应该以杀母的大逆不道之罪!”刘彘如是解释道。

    “这个大汉的刑律……你倒是知道的不少!”皇帝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得到皇帝夸奖的刘彘继续说道:“其继母先有杀夫之罪,罪也应当死,所以,方年应该由凌迟改为死刑,再减一等,判处死牢苦役!”

    “呵呵呵呵……”皇帝畅快的轻笑了一声之后,当即示意那位内侍道,“来,拿过来给我看看!”

    看完了竹简上的内容后,皇帝很是感慨的说着道:“一个小孩儿,竟然将廷尉的判决给否了……呵呵呵呵……”

    大笑了几声后,皇帝又将手中的竹简仍还给了内侍:“拿去,回头跟他说,就说他的判决,连个孩子都不如!”

    …………

    屏幕前的观众们自是看出了皇帝对刘彘的满意,也正是因为此,屏幕前的众人愈发的觉得,刘彘这一世的皇位……应当是稳了!

    若如此,则刘彘将三世帝王身!

    同一时间,屏幕之中的场景飞速掠过,很快的,屏幕之中的画面便转到了一处宫殿之中。

    而在这座宫殿之内,只有两人,皇帝和刘彘。

    蓦地,也就在此时,一道身影自殿外进来。

    “臣卫绾叩见陛下!”来者一进入殿内,当即跪地叩首道。

    “平身吧!”皇帝随意无比的摆了摆手道。

    “谢陛下!”听得皇帝之言,卫绾当即道谢道。

    “哎哟……你这个气色很不错呀!”打量了一番卫绾的脸色后,皇帝很是欣喜的说着道,“看来你在乡下将养的不错!”

    “陛下,臣赋闲在家,不能为陛下分忧,罪过!”卫绾有些羞愧的说着道。

    “呵呵呵呵……”对于卫绾之言,皇帝只是轻笑了几声,继而开口询问道,“你赋闲在家的这段时间哪……朝廷可是出了好几件大事——朕重新册立了皇后、废了太子,还有人……杀了袁盎等十几位大臣——这个案子,你的后任郅都,正坐镇梁国处理此事!”

    “臣……惭愧!”卫绾再次叩首道。

    “这个……当初朕其实也是有意不让你多做那些得罪人的事儿,从而搅和到一些是是非非里,有意将你藏一藏……但是现在,你得出来做事了!”皇帝如是言道。

    迎着卫绾惊疑不定的神情,皇帝开口询问道:“卫绾,朕问你,要是有一天,朕不在了……这个朝廷会变成什么个样子呢?”

    “不,陛下!”听得皇帝之言,卫绾当即惊呼着摇头道,“陛下万寿无疆,臣断然不敢做此假想啊!”

    “诶诶诶……不来这个!不来这个!”皇帝摆了摆手道,“你是不愿意说,那么,朕告诉你,当年,高祖感叹,天下汹汹,兵连祸结,成败未可知,经先帝一代,与民休息、无为而治、国力上升,但成败依然未可知——北方匈奴、日益猖獗,朝廷越是忍让,他的入侵和骚扰就越是严重,威胁也就一天比一天大……你说是不是?”

    “陛下……”卫绾呐呐的想要说话,只不过,不等他开口,皇帝依然伸手阻止了他的言论。

    “再者……”皇帝继续说道,“七国之乱刚刚平息,可诸侯和朝廷很难相处——不是刚刚就有人制造了十几位大臣一夜之间陈尸皇城的事儿吗?还有,朕的儿子刘荣,削去了太子之位,日日牢骚、心有不甘,刚刚得到消息说,他竟然侵占了太庙之地,用作自己的寝宫,就像贾谊当年所说,那些以为天下太平的人,其实呢,是在干柴烈火上睡觉……自欺欺人!”

    说完,不等卫绾再言,皇帝将自己身旁的刘彘推出来道:“这是朕的小儿子……见过吗?”

    “臣……初次拜见十皇子!”此刻,卫绾心中已经有些明白皇帝的意思了,但是,还不确定最后真相他,只能先压下心里的怀疑,恭恭敬敬的朝着刘彘行了一礼道。

    “诶诶诶……朕今天不是让你给他行礼!”皇帝伸手打断了卫绾道,“而是让他给你行礼!”

    说着,皇帝便伸手推了刘彘一把道:“来,彘儿,给老师行礼!”

    “刘彘敬拜老师!”刘彘躬身而拜道。

    “他叫你老师,也就是说……你是太子太傅了!”皇帝认真无比的对卫绾道,“这就是……朕将来要选定的太子!”

    “父皇!”听得皇帝之言,刘彘顿时大惊失色的站起身来道,“您没跟孩儿说过这些啊!”

    “坐下!坐下!坐下!”皇帝伸手示意刘彘道。

    待得刘彘坐下了之后,皇帝便继续说道,“朕将来是要将这个江山托付给你的,你好好的跟老师学……学做人,学做事,学做皇帝,学平天下!”

    “父皇,我不想要做皇帝!”刘彘连连摇头道,“我不想让父皇离开我!”

    “父皇,我永远只是您的皇儿!”刘彘忙向皇帝表示自己的心意道。

    “别傻了,孩子!”皇帝轻拍了一下刘彘的肩膀道,“总有一天,父皇要离开这个人世,将来,朕不会把皇位让给梁王、让给刘荣……而是会将它交付于你!”

    说着,皇帝转首望向一旁的卫绾道:“因此,现在就需要做些准备了!”

    说着,皇帝重又将目光放到了刘彘的身上:“父皇已经将你的名字改了,叫刘彻!”

    随后,皇帝又将目光转移到了卫绾的身上道:“至于你嘛……就是太子的太傅,只不过,我不希望你教他舞刀弄枪的,也不要教他什么琴棋书画,你就教他……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陛下,臣……诚惶诚恐!”卫绾有些惊惧的低头道,“臣……何德何能……”

    只是,话未说完,皇帝便已在刘彘的搀扶下站起了身来,同时,皇帝开口打断了卫绾的言词道:“天下之命,在于太子,太子之善,在于选左右,左右正,则太子正,太子正,然后天下可定矣,所以,教他儒学!”

    “陛下!”对于皇帝之言,卫绾呐呐开口,一时间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只不过,皇帝根本就不给卫绾机会的点指着他道:“太子太傅之位……非你莫属!”

    …………

    当刘彘……现在应该叫刘彻了——当刘彻正式成为太子的这一刻,屏幕前的观众们不出所料的全都沸腾了起来!

    “卧槽,刘彻当太子了?那也就是说,东方选手的第三世当太子了?”

    “如此说来,东方选手的第三世……又将要成为皇帝了?”

    “三世皇帝……东方无穷此人究竟是什么神仙前世?”

    …………

    正当屏幕前的众人纷纷对东方无穷的三世帝王身而羡慕嫉妒恨的时候……

    屏幕中,画面一转,只见得皇帝正面色严肃朝着太后状告梁王道:“就因为人家反对立他为储君,他竟然让袁盎等十几位大臣横尸街头——周丞相因为在朝中值班,这才幸免于难,而窦婴窦大人,是因为得到了袁盎死前的报信,这才逃过一劫……这样的事情,这样的疯狂,我汉朝有史以来闻所未闻……”

    “我不相信!”太后直接打断了皇帝的话道,“你有真凭实据……证明是他所为吗?”

    听得太后之言,皇帝当即上前一步道:“根据被俘获的人犯口供,指挥这次行动的,正是梁王的左右,羊胜,公孙诡!”

    说着,皇帝径直坐到了太后的身旁,与其更加近距离的说着道:“至于刺杀的目的,那就再明确没有了——凡是反对立他为储君的,一律格杀!”

    “至于老三……”说到这里的皇帝放缓了一口气道,“朝廷派往梁国的人……也都快回来了!”

    太后听得皇帝之言,久久无言。

    直到很久很久之后……

    “此事关系国法……如何处置……”太后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有气无力的呐呐而言道,“皇上自己决定吧!”

    听得太后此言,皇帝直到这个时候才图穷匕见道:“出了这样的事情,完全是因为太子之位空缺,才引起了一些人的非分之想……”

    话未说完,老太太顿时又激动了起来:“你是想要立太子?那你又准备立谁啊?”

    望着神情如此激动的老太太,皇帝无可奈何之下,只能采取迂回的方式继续行动,于是,皇帝开口说道:“母后,皇儿以来,当务之急是先立皇后稳住人心、稳住天下!”

    “那……各位大臣们的意见呢?”尽管已经知道了结果,但是太后却依旧不愿意放弃那不切实际的希望。

    “回太后,当早立皇后,以皇后母仪天下,既可以转移立储之争,又可以稳定天下人心!”当即有大臣同意皇帝此议道。

    “臣附议!”又有大臣表态道。

    “陛下圣明!”剩下的人亦在此时表明态度道。

    眼见得事已至此,太后不禁双手颤抖的捧起了案前的一杯茶水,继而略显忐忑的询问道:“那……陛下准备立谁啊?”

    “母后,皇儿心里想的,不知是否合母后心意……”在太后颤颤巍巍、洒落下了碗中大半碗水的情况下,皇帝的声音再次传来,“皇后之位,当立王美人……王娘娘!”

    听得皇帝之言,太后原本颤抖不已的手顿时就不再继续颤抖下去了。

    “呼——”

    太后手足稳健的缓缓放下了自己手里的碗,然后完完全全的轻舒了一口气下来。

    “那就是她吧!”太后当即拍板道。

    皇帝眼见得太后如此,心中亦是高兴不已。

    “你的媳妇,还是你来定!”太后知晓了皇后是王娘娘的时候,当即给予了皇帝一丝善意。

    …………

    此刻,屏幕之前,众多观众们的感慨声再次出现在了弹幕间里。

    “老太太当时都快要被吓死了,生怕皇帝立个心狠的当皇后,在知道是心善的王娘娘被立为皇后后,顿时心情都舒畅下来了——在她看来,王娘娘心善,即便她被立为皇后,想来也不会为难梁王!”

    “俗话说得好,‘知人知面不知心’,王娘娘心善,究竟是果真如此还是故意作秀……还犹未可知呢!”

    “不过,不管怎么说,至少,王娘娘当皇后,没人阻拦,也算得上是实至名归了!”

    “刘彘……也就是刘彻,同时也是东方选手的第三世,他的母亲现如今当了皇后,而刘彘本人也已经是内定了的太子了,这一世,恐怕东方选手的第三世还真有机会……这已经不是有机会了,而是几乎就板上钉钉的能够成为这个大汉王朝下一任的皇帝了!”

    “东方选手三世帝王身……我只能说,牛逼——(破音)!”

    …………

    随后,屏幕中的画面迅速飞掠而过,很快,众人便看到了梁王负荆请罪的画面,以及十皇子刘彘正式改名刘彻并成为太子的画面……

追最新热门小说就来,www.dianzw.com点点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