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金屋藏娇

点点中文网 www.dianzw.com最快更新最新热门小说

    此刻,屏幕中画面一转,只听得长公主略显感慨的声音直接传出:“这里的气息倒是不错,至于宫里的人气……太浊了,害得我都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就是,你应该常出来转转!”王娘娘的声音同时传出道,“您是长公主, 难道还有人敢置喙什么不成?”

    听得王娘娘之言,长公主很是谦虚的说着道:“也别这么说,我不过就是多了一个当皇上的兄弟——这不,皇上刚一生病,就有人显出世态炎凉来了!”

    “连您长公主都显得这么惆怅……”王娘娘很是感慨的说道,“其实, 我也常想,我们臣妾的一切, 还不都是皇上给的?皇上在则都在,皇上不在,一切也都不在了!”

    “就是说啊!”长公主当即回应道,“所以说啊,咱们这些好姐妹得抱着团!”

    “娘!”蓦地,也就在此时,刘彘的惊呼声在车厢内响起。

    “怎么了?”王娘娘有些好奇的将刘彘抱在了怀中。

    “姐姐掐我屁股!”刘彘向王娘娘告状道。

    “活该!活该!活该!”阿娇当即大笑着开口道,“我掐你!掐你!掐你!就掐你!”

    “来来来!”与此同时,阿娇的母亲长公主心中一动,然后将刘彘给抱进了自己的怀中,“姑姑问你一个问题哈——若是姑姑给你找一个媳妇……好不好啊?”

    “好!”刘彘当即连连点头道。

    “那你喜欢哪个姑娘……告诉姑姑,姑姑给你做媒?”长公主笑问着刘彘道。

    对于长公主的询问,刘彘缓缓地摇了摇头。

    “不喜欢啊?”长公主故作惊讶的微微扬声道。

    随后,长公主再次询问道:“那我让阿娇嫁给你,让阿娇做你媳妇,你愿意吗?”

    “要是阿娇姐姐肯嫁给我, 我就造一个大大的金房子,让阿娇住在里面!”刘彘当即表态道。

    “哎呦……你这么大方呀?”听得刘彘儿之言, 长公主当即轻笑了出声。

    继而, 长公主试探性的询问王娘娘道:“可是,妹妹,彘儿比阿娇小啊!”

    “姐姐,俗话说,‘女大三,抱金砖’……”王娘娘当即接口道。

    “妹妹,你真这么想?”长公主很是高兴的望着王娘娘道,“那干脆……就让他们两人定亲算了!”

    “只要姐姐不嫌弃的话,那敢情好啊!”这等好事,王娘娘自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只不过,在这其中,还有一件问题使得王娘娘略有迟疑,“但是,不知道皇上会不会同意啊?”

    “这是亲上加亲的事情,皇上那边由我来说!”长公主很是自信的道,“那这件事情就这么说定了!”

    “好!”既然长公主打了包票,那王娘娘又怎么可能不答应?

    …………

    另一边,屏幕之中,眼见得这么一幕场景的观众们纷纷认为,这一世的刘彘,估计又将会是一世帝王!

    而也正是因为此,那个栗妃娘娘便不可避免的又被人给拉出来鞭尸了。

    “那个栗妃娘娘当真是愚蠢的可以,白白的将长公主这一大臂助推送到了刘彘这边——若是刘彘在太子母亲的助攻下都不能成为下一任皇帝的话,那他岂不是有愧于他的朱元璋一世和李世民二世?”

    “这一局……应该是稳了!”

    “就是不知道,当刘彘成为皇帝的时候,栗妃娘娘会是怎样的感觉……”

    …………

    伴随着屏幕中画面一转,只见得刘彘、阿娇已经长公主和王娘娘四人正在玩水,岸边,则是闭目休憩着的皇帝。

    没过多久,刘彘便偷偷地上岸,用枝叶袭扰着皇帝的鼻翼部位。

    “嗯——捣蛋!”睁开眼睛的皇帝径直拍开了刘彘手里的树叶,随后有些好奇的询问道,“小东西,你怎么这么快就上来了?”

    “阿娇老是欺负我!”刘彘满脸委屈的向他父皇告状道。

    “你这个小家伙,你不是说要给人家盖一个大大地金屋子的吗?嗯?小小年纪不学好,学人家金屋藏娇,将来你可怎么得了哟!”皇帝点指着刘彘的心口位置,满脸宠溺的说着道。

    “咳咳咳咳……”说完,皇帝便忍不住的咳嗽了起来。

    “父皇的病好了吗?”刘彘满脸担忧的询问着自己的父皇道。

    “你们来了自然就好多了!”皇帝如是言道。

    “父皇的病如果不好,不如请枚乘来治病!”小小的刘彘当即为其父皇举荐治病之人道。

    “谁?”从自己儿子口中听到那个名字的皇帝很是惊讶的反问了一句。

    “枚乘!”刘彘重复了一道。

    “枚乘?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名字的?”皇帝很是惊讶的询问道。

    “枚乘只要给你讲七件事,就能治好父皇的病!”刘彘很是认真的说着道。

    “哪七件事情?”皇帝饶有兴致的询问道。

    “父皇难道没有读过《七发》?七件事情全都写在上面呢!”刘彘反问着自己的父亲道。

    “哈哈哈哈……”听得刘彘之言,皇帝很是欢喜的大笑了出声。

    一旁,看到皇帝这般高兴的长公主当即上前来凑趣道:“皇上,什么事情这般高兴啊?”

    “这这这……这孩子不得了!”皇帝很是欢喜的向长公主炫耀道,“这般小的年岁竟然都已经知道枚乘了!”

    “看我怎么说的?”长公主趁机说道,“这孩子呀,就是比太子伶俐的多——老太太也是,最喜欢他了!”

    “诶,这个嘛……可不能比着说!”皇帝脸上的笑容逐渐转淡道。

    “这有什么不能比的?”像是不知道皇帝在不满什么似的,长公主径直说道,“老太太就经常拿我们姐弟三人相比不是?比拉比去,咱俩都不如阿武合她的心意!”

    听得长公主之言,情不自禁的,皇帝将目光转向了身边的刘彘身上。

    …………

    与此同时,屏幕之前一片哗然。

    “这是怎么回事啊?长公主今天怎么这般激进啊?不管怎么说,即便她再怎么的不满,也不能这般大明大方的在皇帝面前说太子不如刘彘吧?”

    “其实倒也无妨,长公主毕竟是以聊家常的口吻说的这话,再加上她之后又提到了她和皇帝、梁王三人之间的事,想来应该无虞,甚至于还能在皇帝心中留下太子不如刘彘的念头,不管怎么说,总归是利大于弊的!”

    “长公主能够在太后、皇帝以及梁王之间周旋,又岂会是真的无谋之人?”

    …………

    随后,屏幕之中的画面飞掠而过,其中,刘彘的某位姐姐被送出去和亲的场景很是让屏幕前的一些观众们心绪复杂。

    很快的,当屏幕中的场景再次切换到正常模式的时候,长公主的声音徐徐从屏幕中传递而出:“幕后,栗妃的哥哥为了让他妹妹当上皇后,竟血口喷人,是说我让他向皇帝建议立栗妃娘娘为后——这一家子,就没一个好东西,您老人家可得分出好赖人来啊!”

    “哪些人是好……又有哪些人是赖啊?”太后忍不住的开口询问自己的女儿道——当然,其中话意,也掺杂了一些对长公主的怀疑!

    “哎呀,您想,我哪能让栗妃当皇后啊?”听出了太后话中疑惑之情的长公主当即开口说道,“皇上怒斥栗妃哥哥的时候就已经指出来了,她们家周围是有一党的!”

    “你这话……未免太过分了点吧?”太后有些迟疑的望着自家的女儿道,“她只是聪明在外罢了!”

    “照我看,这当然不是因为栗妃有多大的本事,反倒是因为她的浅薄无能——您看她长了个聪明样,其实啊,笨的厉害,可也正是因为这样,那些朝廷外臣们才会觉得,像这种傻瓜好被操纵控制,所以啊,他们都希望拥戴栗妃为后,皇上之所以当廷问罪大行,恐怕……就是察觉到了这后头有阴谋!”

    “母后,这回您可千万千万不能糊涂,您无论如何,这回,您得站在皇上这一边!”生怕自己娘亲记不住的长公主忍不住的重复提醒道,“娘,您可得记住了!”

    “哎呀——这什么时候才能过个清净日子啊?”太后很是无奈的喃喃低语了一声道。

    …………

    不出所料的,屏幕前的一些观众再次数落起了栗妃娘娘的愚蠢。

    “长公主的行动速度可真是快呢——刚在皇帝心里留下了太子不如刘彘的念头,这一次就又在太后这边诋毁栗妃了,栗妃得罪了她……呵呵……还能有活路不成?”

    “我真不知道栗妃当初究竟是怎么想的,为什么非要得罪长公主这位皇帝和太后跟前的红人?那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别人都是坑爹坑娘的,她倒好,直接坑了自己的儿子!若是刘荣不能当皇帝,罪魁祸首就是他那愚蠢的娘亲!”

    …………

    屏幕前的众人先前还在讨论着太子被废其母亲栗妃娘娘是罪魁祸首的事情,没成想,下一刻在屏幕之中,皇帝已然直接提出了废立太子一事!

    “今天,朕有几个决定要跟你们说一说、议一下!”身着甲胄的皇帝淡漠的扫视了一眼堂下的诸位大臣,“在座的一些人,恐怕现如今还在想着朕册立皇后一事,朕今天再说一遍,这个事情,以后就不用再提了!”

    还未等众大臣有所表示,皇帝的声音再次响起:“还有,朕今天决定,废黜太子刘荣!”

    之前不立皇后众大臣还能理解的话,现如今,皇帝要废太子一事,他们就不能不有所表示了。

    当即,有人站出来拱手而拜道:“陛下,废立太子一事,臣以为要慎重!”

    “说说!”皇上冷然的注视着这位站出来的人道。

    “陛下暂时不立皇后,臣等能够理解,因为立谁为皇后,祖制中并没有明确的规定,立太子则不然,我大汉,一向立长子,而刘荣,正是陛下的长子,更重要的是,他本人没有任何的过错,即使她母妃栗妃娘娘有错,惩罚他母亲也就是了,不应该牵扯到太子刘荣的身上!”

    此人之言,当即得到了无数朝堂大臣们的认同。

    “太尉说完了吗?”皇帝冷然的盯视着此人询问道。

    “臣……说完了!”太尉抬眼打量了一番皇上,最终没敢继续言语下去。

    “还有谁有话想说的?”皇帝望着大殿之中的众多大臣,如是询问道。

    迫于皇帝的威严和隐晦的逼迫,众多大臣终究是没敢站出来——但是,在这等时候,别人不站出来刻意,但唯有一人却不得不站出来,此人……便是太子的太傅!

    “哦——太傅!”望着站出来的太傅其人,皇帝的话语中满是不出所料的意味,“太傅也要为你自己的学生说话了吗?”

    “立储,乃国家大政,愚臣讲话,是为国不为私!”太傅当即表明了自己的态度道——不管这话是不是真的,但是场面话还是需要撂下的!

    “那你就直说吧!”皇上不置可否的说着道。

    “谢陛下!”太傅向皇帝道谢了一声之后,当即开讲道,“高祖皇帝当年也想废太子改立储君,后来考虑、权衡利弊了一番之后,终究是收回了成命!”

    太傅此刻的神情中满是认真:“愚臣想,高祖皇帝当年思虑万全,那也正是陛下所当思虑的——太子刘荣,聪明、仁孝,愚臣对他深为相知、感同身受!”

    “陛下,无缘无故,忽然废黜太子……天下难服!”太傅说完这话,当即低首一拜道。

    “那……究竟是天下不服,还是太傅不服?”皇帝冷笑的望着面前的太傅道。

    对于皇帝此言,太傅自是不敢去接。

    对于太傅的沉默,皇帝也没有再多去为难于他,而是转而述说着道:“是的,当年高祖也曾想废黜太子,但是,因为吕氏一门的势力,无可奈何,最终不得已的收回了成命,结果弄得汉室天下差一点儿……换成了吕姓!”

    望着面色微变的太傅,皇帝轻笑着开口继续说道:“这是不太远的事情,太傅怎么就忘了呢?”

    “陛下!”先前暂且退下的太尉再一次的站起了身来,“当年高祖刑白马,与天下盟誓,储君必须立长立嫡——臣的父亲当年正是依祖制而讨伐吕氏叛军!”

追最新热门小说就来,www.dianzw.com点点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