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王娘娘开始搅弄风云

点点中文网 www.dianzw.com最快更新最新热门小说

    对于被送美人这事,屏幕前无数观众羡慕嫉妒恨着——这要是搁在他们自己身上那该有多好啊?

    对于屏幕前众人的心情,屏幕之中的“演员”自是什么都不知道,他們依然按照既定的“历史剧本”继续演绎着接下来的剧情。

    只见得,正在树上偷看着的刘荣,一个不小心,便从树上掉了下来,而后, 不可避免的,掉下树时的惊呼声被屋内的长公主给听到了。

    “好小子,你们都要上房揭瓦啦?”拉开窗帘的长公主在看到刘荣等人的时候,顿时就怒吼了出声。

    …………

    屏幕前看到这一幕的观众们望着屏幕中落荒而逃着的刘荣,纷纷露出了极度羡慕的神情。

    “偷看……呸,不对,是观摩——我也想和刘荣换换位置观摩一下女子拜见皇帝时的礼仪啊!”

    “没错,我们只是对宫廷礼仪感到好奇罢了!”

    “呸,一群lsp矫揉造作,我就直白多了——没错,我就是馋那两个姑娘的身子!”

    …………

    屏幕前的弹幕间里笑闹成一团,屏幕中画面一转,栗妃娘娘正在教训着自己的儿子刘荣:“宫女春儿的屁股都让你拿弹弓给打红了,我告诉你,打今儿起,你别想到外面去瞎玩!”

    “王夫人到!”恰好也就是此时,屋外传来了宫女的提示音。

    “妹妹!妹妹!”拉着刘彘儿的王娘娘一进屋便笑眯眯的安抚着栗妃娘娘道,“你别跟孩子怄气……其实,好多坏主意都是彘儿出的——你别看他人小,但是鬼点子可多着呢!”

    似是生怕栗妃娘娘不相信似的,王娘娘当即举例道:“就比如说那个打人的弹弓丸子, 就是彘儿搓的!”

    “我说了, 我娘还不信!”刘荣眼见得有人顶缸,当即想也不想的直接甩锅道,“今天搓泥巴,也是彘儿提议的……”

    话未说完,便直接被栗妃娘娘给呵斥了:“你还有脸说?你比彘儿可是大了整整七岁的……”

    王娘娘当面,栗妃娘娘不好再多言,在呵斥了刘荣一句后,便眼不见心不烦的挥手示意道:“你给我先下去!”

    “妹妹,别生气嘛……姐姐给你赔罪!”王娘娘一副将罪责全都往自家身上揽的架势。

    “哎呀——”

    丽妃娘娘听得王娘娘之言,她还能说什么?

    继而直接示意王娘娘道:“姐姐,你先坐下吧!”

    王娘娘在落座前,却是先行呼喊了一声:“青儿!”

    随后,在王娘娘落座后不久,青儿便拿着一个盒子走了进来。

    “妹妹!”王娘娘伸手示意道,“你打开看看!”

    栗妃娘娘有些奇怪和不解的偏了偏头,继而随手打开了盒子……

    “啊?”栗妃娘娘顿时大吃了一惊,“这么多好东西呢?”

    这一刻,栗妃娘娘的双眸中简直都要放光了:“我进宫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见呢!你是从哪里弄来这些的?”

    “这些都是我兄弟从倒腾口外货的商人那里弄来的!”王娘娘直言不讳的回答着道。

    “真好看!”此时,栗妃娘娘的眸光已经被这一盒的好东西给晃花眼了,根本就没怎么听王娘娘的说词。

    眼见得栗妃娘娘如此,王娘娘当即起身道:“来,你看看!”

    说着,王娘娘走到了栗妃娘娘的身边,将盒子中的一枚珠钗随手插到了栗妃娘娘的头上。

    紧接着,不等栗妃娘娘反应过来,王娘娘又示意栗妃娘娘继续看盒子里的东西道:“你再看看这个……”

    王娘娘又从盒子里挑出了一个宝物放在了栗妃娘娘的手心:“这个是西域南边大雪山以外的国家过来的!”

    然后,王娘娘便开始解释这些东西的来历道:“我兄弟之前投资了一下陛下的军队,发了一笔财,他就买了这些宝贝想送给宫里的姐妹们……”

    继而,在栗妃娘娘满心欢喜的神情里,王娘娘如是言道:“可我想着,除了妹妹你,谁又能消受得起呀?以后,你若是需要些什么,尽管开口,让咱弟弟去办!”

    栗妃娘娘几乎只迟疑了一秒钟的时间,便直接应允了下来:“难得妹妹你如此热心,妹妹我就却之不恭了!”

    送礼达成后,王娘娘和栗妃娘娘之间的关系很明显再次上升了一个档次。

    于是……

    “妹妹呀,有句话……我不知道究竟应不应当说……”王娘娘很是善意的提醒栗妃娘娘道,“你头上的饰物是梁王所赠吧?”

    “嗯!”栗妃娘娘有些奇怪的望了一眼王娘娘。

    “姐姐觉得……这戴之不妥啊!”王娘娘满心为栗妃娘娘着想道。

    “怎么了?”看在王娘娘送了这么多好东西的份上,栗妃娘娘很是和善的询问道。

    “皇上……他不喜欢梁王!”王娘娘当即为其解惑道,“前段时间,我跟梁王在老太太那儿,他还跟荣儿争嘴呢……你瞧他那点儿出息?”

    听得王娘娘之言,栗妃在微微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尽管心中不舍,但是有些取舍她却还是知道的——只见得栗妃娘娘直接从自己的头上拿下了梁王所送的那些东西,而后很是不满的嘟哝着道:“那个家伙……当真是太讨厌了!”

    …………

    屏幕前,没能弄明白王娘娘提醒之意的观众们纷纷在弹幕间里猜测了起来:“什么意思?王娘娘这般提醒栗妃娘娘,为她着想……难不成,王娘娘已经彻底的依靠向栗妃娘娘了?她不想让她自己的儿子成为太子……乃至于是皇帝了?”

    对于上述这种言论,有些观众表示不能理解:“之前,皇帝不是都已经暗示的十分明显了吗?太子……也就是所谓的皇帝预备役,不正是刘荣吗?既然大局已定,王娘娘若是这个时候还想跳出来搅弄风雨,那不就是在找死吗?”

    很快,便又有观众跳出来道:“那这么说来……东方无穷三世同为皇帝的可能不是就没有了吗?”

    “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有观众依旧坚持认为东方选手的第三世一定会成为皇帝。

    除此之外,有洞悉出一些东西来的观众们在弹幕间里发言道:“你们难道还看不出来?这个王娘娘此行的目的,就是在刻意挑拨栗妃娘娘和梁王之间的关系啊——那位英明神武……应该说还算是有些英明的梁王,怎么可能会和一个心智都没有成熟的半大孩子争辩呢?”

    …………

    屏幕前的观众们在弹幕间里激烈无比的讨论着,屏幕中的场景却是在此时直接一变。

    “皇上驾到!”

    在一道内侍之音的口中,皇帝缓步走进了宫殿之内。

    太后稍稍整理了一下仪容之后,便在刘彘的搀扶下迎接向了皇帝。

    “皇儿给母后请安!”皇帝躬身下拜道。

    “皇上今天怎么得空来了?”太后有些奇怪的望着皇帝道。

    “娘,这一向还好吧?”皇帝没有回答太后的询问,而是径直反问道。

    “有什么好不好的?”太后有些无奈的轻叹了口气道。

    “嗯……朝廷现在奉常职位空着,朕打算让舅舅的长子……出任奉常,执掌宗庙、列九卿之首……不知母后意下如何?”

    “这个安排好!”太后听得皇帝之言,当即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你大舅死得早,窦彭祖现在只守着南皮侯的空爵,给他派点实务……很好!”因为满意,所以太后多说了几句。

    “那……就这么定了!”皇帝当即颔首回应道。

    “其实窦家最能干的还是窦婴!”太后如是言道,“这次平乱,幸亏他出任大将军,镇守洛阳、联络朝廷上下军内军外!”

    “禀告母后,皇儿已经免得去了他的大将军职位!”

    “啊?”有点儿懵逼的太后很是不解的说着道,“你这未免也太急了点吧?你就不怕人家说你过过河拆桥吗?”

    “不不不!”知晓太后误会了的皇帝当即摆了摆手道,“皇儿对他另委以了重任!”

    “哦?那娘倒是想听一听,你给他安排了什么新差事?”不知在想什么美事的太后充满了探究的欲望。

    “太子太傅!”皇帝当即回答道。

    “太子……太傅?”和自己所想完全不同的太后当即发飙了开来,“你什么意思?你什么意思?你什么意思吗?”

    “娘,你听我说……你听我说……”皇帝当即走到太后的身前阻拦住了她。

    等皇帝好不容易劝阻住了太后之后,皇帝这才开口解释了起来:“今天接到太尉周亚夫、大将军窦婴……他们的联名上奏,奏请早立太子!”

    然后,在太后愈发不满的神情中,皇帝徐徐说道:“按古制……应该是立长,所以,我就拟定了栗娘娘的长子刘荣为太子!”

    “周亚夫与窦婴联名?”太后很是愤怒和不敢置信的怒吼了出声,“他们凭什么谈这个?”

    “他们都是平定七国之乱的功臣,而且还代表了大多数人的意思!”皇帝继续为太后解释道。

    “没有你这个皇帝的首肯,他们有这么大的胆子奏请此事吗?”太后自是不相信皇帝之言。

    “娘……”皇帝有些无奈的开口说道,“这七国之乱之所以会发生,是因为皇家的传承规制不明……”

    “行了!”不愿听这些的老太太直接喝止了皇帝解释的说词,“我还不知道你?你心里就是没有你那个弟弟!”

    说完,太后拿手点指着皇帝的心口处道:“吴楚之战,围梁城那么久,周亚夫的大军只离他不到一百里……他就是见死不救!没有你这个皇帝的的默许……他敢吗?”

    “娘,您听我说……”皇帝还欲要再狡辩一下,然而,太后却是不愿再继续与之掰扯下去了,当即高声呼喊了起来:

    “玲儿!玲儿!玲儿!”

    “在,太后!”被唤作玲儿的宫女当即来到了太后的近前,将之给搀扶着向外走去。

    “什么周亚夫?什么窦婴?”太后很是不满的呵斥着皇帝道,“我告诉你,真正立下大功的、在战场上拼命流血的,只有你的弟弟——梁王!”

    最后,在太后留下的一句“你眼睛也瞎了”的话语中,太后在玲儿宫女的搀扶下走出了这座大殿——太后将这座大殿让给了他这个皇帝!

    “唉——”

    轻叹了口气后,皇帝追上了离去的老太太:“娘,皇儿在你眼里,永远是个小孩子,您也从来不听皇儿说什么,可是,皇儿毕竟不是小时候了,已经是顶天立地的大汉皇帝了!”

    “七国之乱,风云乍起、张牙舞爪、铺天盖地……”皇帝有些心累的说着道,“那天廷议后到您身边,想像小时候一样——可您说的那些话,恰恰是压垮皇兄儿脊梁的……最后一根稻草!”

    “趴在地上,杀了自己的恩师……”皇帝苦笑着道,“趴在地上……可这地,也容不得你趴下——他把你震起来,再将你给摔下去!摔惨了……自然,也就摔醒了!”

    轻拭了一下自己眼角的泪水后,皇帝继续说道:“也正是因为此,这才唤起了高祖的雄风,重新摆定了天下!可这一切,又是从哪儿开始的呢?”

    皇帝不等太后回答便自己给出了答案:“是从晁错大夫被腰斩于市的惨剧中开始的!”

    “朕活了几十年,非得让双手沾满恩师的鲜血,方才能担当起大任;非得在良心上大大的负债,才能守住祖宗的基业!”皇帝哀声恳求道,“娘,您就听皇儿一次话,为了避免以后再有觊觎皇位的动乱,必须确立汉室的传承规制!”

    等皇帝的情绪完全平息了下来之后,皇帝这才继续开口说道:“皇儿为告慰高祖先帝的遗愿,也为了您慈心眷爱的梁王,拜求您老人家了!”说着,出人意料的,皇帝竟直接跪倒在了地上。

    在恭敬无比的磕了一个头后,皇上起身望着眼前的太后道:“周亚夫和窦婴的上疏,立皇长子刘荣为太子!”

    生怕老太太继续胡搅蛮缠下去的皇帝直接绝杀道:“已经下谕颁诏了!”

    终于知道事不可为的老太太缓缓地跌坐到了身后的椅子上。

追最新热门小说就来,www.dianzw.com点点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