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穷追猛打

点点中文网 www.dianzw.com最快更新最新热门小说

    在怒涛城因为畅翔级蒸汽飞艇事故而搅起新的波澜时,波特莱姆死亡的消息传到了特德加丘陵。

    位于帝国西南部的特德加丘陵是凯尔特公爵的封地,也是一处野蛮人聚居地。与外界日新月异的大时代变化不同,特德加丘陵的野蛮人还延续着旧传统的生活,百年间似乎没有任何变化。

    刀耕火种、畜牧捕猎。

    同时进行着军事训练。

    野蛮人就是一个军事化的种族,他们从出生就要经过严格的挑选,只有体格强壮的婴儿才被允许活下来。到三岁,野蛮人幼童就要开始接受训练,还要被灌输忠于凯尔特公爵的思想。

    七岁的野蛮人就是一名正式的军人,并加入部落军队,接受更严格的训练。

    虽然特德加丘陵野蛮人的数量一直不多,但不论男女老少都是非常强的战士。

    曾经野蛮人军团是金盾帝国的战锤,再顽强的敌人,只需要派上野蛮人军团,就可以将其击个粉碎。只是现在……新贵族崛起,旧贵族势微。

    皇室的权力在帝国的历史上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强势过,帝国的平衡正在倾斜。现在的帝国御前内阁中没有一个世袭贵族,足可见帝国皇帝已经与曾经的盟友疏远到了怎样的程度。

    以持刃兄弟会为核心的旧贵族,不甘心就这么退出历史舞台,也担心皇室最终会对付这些国中之国。很多拥有封地的世袭贵族,都在为可能要打的内战做准备。

    凯尔特公爵就是这类旧贵族的领军人物。

    战嚎城是特德加丘陵的首府,野蛮人的精神寄托之所。崇尚进攻的野蛮人没有为自己的战嚎城修筑城墙,他们认为,如果被敌人攻到这里,就代表所有特德加丘陵的野蛮人都战死了,一道城墙在那個时候没有任何作用。

    不过野蛮人却把具有荣誉象征的凯尔特公爵城堡修建的极为宏伟,将野蛮人的粗犷之风发挥的淋淋尽致。

    凯尔特城堡的地下区域被严密保护着,这里是深渊神殿的总部,深渊法师们在这里可以不受限制的研究他们想要研究的秘术。

    得知波特莱姆死讯的凯尔特公爵特意来到地下,准备与第一使徒维克多,商量应对之策。

    凯尔特公爵有着比一般野蛮人更加健硕的体格,他穿着华丽的旧式贵族袍,戴着公爵冠。略有些花白的大胡子,被搭理的非常漂亮。

    在公爵身后跟着两个随从,其中一名随从抱着一柄既象征权力又是重武器的权杖,另一名随从就从怒涛城返回的尔古雅。

    城堡的地下区域四处点燃着火把和火盆,随处可见穿着特色长袍的深渊法师。他们有的是人类、有的是野蛮人、也有其他种族……他们都被深渊吸引而来,并决心将自己投入深渊之中。

    一路上,尔古雅向凯尔特公爵汇报自己在怒涛城遇到的事情。

    讲了很多晴空、陨星,还有伊斯科兰子爵的事。

    “公爵大人……伊斯科兰子爵背弃了兄弟会,哈里曼的死和他有直接关系。现在伊斯科兰和陨星探长走的非常近,而陨星是长公主殿下安插在怒涛城的一枚重要钉子。”

    凯尔特公爵很有君王气度,沉稳的说道:“伊斯科兰是一个很有能力的年轻贵族,但他的家族封地早就和怒涛城融为一体。他的利益和我们不同,他的诉求也就和我们不同,走不到一起很正常。

    持刃兄弟会里面很多人的情况和他一样,他们早就失去了祖先留下来的勇气和职责,认为卑躬屈膝就能活命。

    其实皇室与新贵族在怒涛城斗对我们有利,我只关心灾厄之书,它关系我的野蛮人军团能强大到怎样的程度。

    灾厄之书还在精灵晴空的手中吗?”

    尔古雅跟在凯尔特公爵的身后,走在地下通道中。

    “是的,公爵大人。我们收买的线人传出信息,灾厄之书从出现就一直在精灵晴空的手中。威尔烈德院长没有,也没有打算索要回来的意思……他说,精灵晴空可以安全的使用灾厄之书。”

    “安全使用灾厄之书?”凯尔特公爵停下,对尔古雅问:“你确定?”

    “不确定,没有人见过晴空使用灾厄之书,这一切都是威尔烈德院长说的,他有可能在说谎。”

    凯尔特公爵继续向前走:“灾厄之书的出现,还有两位深渊使徒的死,都打乱了我们的计划,听听维克多怎么说吧。”

    在一间秘术实验室内,凯尔特公爵见到了第一使徒维克多。

    即便见过无数次,但凯尔特公爵还是很难从外貌将这些深渊使徒分辨出来,深渊的影响让他们都是干瘪的皮肤加一双红眼睛。

    不过维克多身上的气质却非常独特。

    那浓郁的学者风度,让人很容易就忽略他的样子。如果和他攀谈,就会陷入对他丰富学识的敬佩中。

    “维克多先生。”凯尔特公爵很礼貌的向维克多行礼,这是对强者的尊敬。

    维克多的情绪很不好,他招待凯尔特公爵坐下,然后说道:“我知道您来的目的,也收到了波特莱姆的死讯。这很让我惊讶,还有哈里曼……

    我们一起打开了深渊,一起创建深渊神殿。这百多年,我们无数次坐在一起讨论各自的秘术研究。然而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我就彻底失去了两位挚友。

    对手很强大。”

    凯尔特公爵说道:“我对两位深渊使徒的离世,表示深切的哀悼。他们同样是我的挚友,是我的师长。

    现在我想听听深渊神殿下一步计划是什么?是继续追回灾厄之书吗?怒涛城比我们预计的更加危险……我的人正在全力调查晴空的背景。”

    维克多说道:“灾厄之书是开启深渊的秘术主语,我们这么多年一直尝试再制作一本灾厄之书,但都失败了……它无可替代。

    你如果想拥有一支被深渊力量加持的野蛮人军团,就必须帮我们拿到灾厄之书。”

    “可是我和你们的关系已经暴露。”凯尔特公爵担心的说道:“一名在怒涛城的持刃兄弟会成员发现了尔古雅和哈里曼的关系,并把这件事告诉了帝国密情局,现在陛下肯定已经知道了我们的合作。

    他早就对我有戒心,战争极有可能提前爆发。我希望深渊神殿这个时候把精力放在为我备战上,而不是消耗在怒涛城……两位深渊使徒的死,是我们难以承受的损失。”

    此次凯尔特公爵前来见维克多,就是为了劝说他暂时放弃夺回灾厄之书。每一个深渊使徒都是己方这边的顶尖战力,白白在怒涛城折了两个,让凯尔特公爵心疼的要死。

    维克多虽然心中惦记灾厄之书,但不能不承认凯尔特公爵说的有道理。战嚎城是深渊神殿的大本营,正是有凯尔特公爵的支持,深渊神殿才得以发展起来。而野蛮人对生死的态度,让这里成为了深渊法师秘术研究的沃土。

    深渊神殿不能失去这里,如果帝国内战不得不打,深渊法师必须为野蛮人而战。

    “您的意思,我已经知晓。精灵晴空来历的神秘和强大的实力,都应该引起我们的警示。深渊神殿对灾厄之书转为调查阶段,我们要先弄清楚晴空的身份,再做计划。

    我会召集散居世界的深渊法师来战嚎城。即便没有灾厄之书,我们也能为您打造出一支强大的野蛮人军团。”

    “感谢您,维克多先生……我也会发动我在怒涛城的力量,为您调查精灵晴空。”

    此时的卢克并不知道,因为自己改变剧情,而使得本应该在五年后才打的帝国内战,有了提前爆发的可能性。

    现在他只想着如何在怒涛城打一场胜仗。

    海角区密情局的密探们如同一条发狂的野狗,咬住畅翔级氢气飞艇事故不松口。毕竟他们的探长当时就在燃烧的飞艇上,帝国密探们发狂在情理之中。

    海角区密情局起诉城市炼金师协会谋杀,并四处搜集证据。帝国密探们为了与炼金师协会争夺飞艇残骸,雪莱带着别动队摆出一副不惜开战的架势,把飞艇残骸可能坠落区域全部封锁起来,自己在海角区组织来人手进行地毯式搜查。

    怒涛城内,所有和氢气飞艇研发有关的炼金师协会下属机构,都遭到了帝国密探的频繁上门。尤其是安排畅翔级飞艇做为决斗场的直接相关人员,都被强行带走审讯。

    海角区密情局仗着自己是苦主,肆无忌惮的行使着特权。而城市炼金师协会则是先天理亏,他们不仅要应对难缠的官司,氢气飞艇事故就已经让他们焦头烂额。

    添加稳定剂的氢气怎么烧起来的?

    如何弥补事件造成的损失?

    怎么重塑社会对氢气飞艇安全的信任?

    一大堆事故后续调查都等着城市炼金师协会去做,但不仅飞艇残骸因为海角区密情局的争抢没有头绪,那些与畅翔级氢气飞艇有直接接触的人,都被抓了起来。

    想查,根本没法查。

    拿不出真相和数据,就没办法做氢气飞艇形象挽回公关。

    整整一个月,城市炼金师协会都陷在这个麻烦中。而在这期间,城市议会对海角港修缮工程项目进行了一次重大调整。

    收回之前将工程交给萨克逊工程的决议,将这个工程交给海角区本土工程公司……炎阳集团。

    先拿到一个小胜利。

    卢克继续带着下属们对城市炼金师协会进行全方位的施压和骚扰,在氢气飞艇这个范围内,不给对方任何喘息的机会。

    在怒涛城各大报纸上,氢气飞艇飞行事故、城市炼金师协会谋杀案交替上头条。陨星探长再时不时的接受专访,讲述自己在燃烧飞艇上如何与埃德加进行惨烈的对决。

    对于大多数城市居民们来说,这些日子吃瓜吃的飞起;对于报社来说,只要有陨星探长的信息,当天的报纸保证能卖脱销。陨星探长简直就成了一个流量密码,各大报社绞尽脑汁的想要得到和陨星探长有关的信息。

    但对于那些投资了氢气飞艇的人来说,每天都是煎熬。明明知道看到相关消息,自己的心会痛,可又忍不住不看。

    他们想知道氢气飞艇项目还有没有办法挽救,然而城市炼金师协会连个像样的屁都没有放出来,甚至对飞艇是怎么烧起来的都没有解释。

    失望变成了绝望。

    在见到海角区密情局告城市炼金师协会那么嗨皮时,心中反而有一种出气的畅快感。

    约明顿在城市议会把海角港修缮工程重新给了炎阳集团后,就被晴空释放。

    此时全城都焦躁的大背景下,他成为了一个被忽略的存在。约明顿也非常的低调,躲在自己的房间中,不去找任何人,也不见任何人。

    每天就是看看报纸,然后听下属搜集来的各方消息。

    他能看出陨星探长是憋足劲在畅翔级氢气飞艇事故上,对城市炼金师协会进行穷追猛打。即便议会迫于压力,改变了海角港相关决议,他依然不肯罢休。

    似乎就是为了出一口恶气,借机为自己立威。

    可约明顿却总觉得事情没有表面那么简单,陨星探长做事……表象从来都不是他的目的。

    约明顿综合各方搜集的情报,试图寻找陨星探长这次搞事的真实所图,可却一直不得要领。

    他不可能不知道,他这么做除了恶心城市炼金师协会,不可能真的把谋杀罪坐实。那么他现在竭尽所能的干扰城市炼金师协会,是为了什么?

    约明顿在陨星身上看不出什么,就把注意力转移到他的盟友身上。

    伊斯科兰子爵、伊布尔议员、米希尔夫人不仅仅没有阻止陨星这么做,反而很积极的利用他们手中的资源协助。

    这不合他们的利益。

    陨星和城市炼金师协会没有太多的关联,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但这三个人不一样。

    尤其是伊布尔议员,得罪了城市炼金师协会,就等于砸自己的饭碗。可伊布尔议员上蹿下跳,蹦跶的最为带劲。

    他哪来的底气?

    或者……他知道,如果陨星探长做的事一旦做成,自己就不用害怕城市炼金师协会的报复。

    也就是说,陨星探长要废掉城市炼金师协会!

    约明顿被自己这个结论吓出一身冷汗。

    这可能吗?

    秘术纪元更新,第一百七十九章穷追猛打

追最新热门小说就来,www.dianzw.com点点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