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什么吴倩倩是庞翠翠的女儿?

点点中文网 www.dianzw.com最快更新最新热门小说

    何棠上一世活了三十多年,这一世又活了十几年,灵魂可不就是到了中老年吗。

    灵魂半百的老太婆何棠吸溜下并不存在的鼻涕,步履沧桑地走出店门,学着宋晓晓的经典语气:“你俩明儿再想抄我的作业,可不能够了!”

    说罢,“嗖”地一声冲向学校。

    宋晓晓和孟含听后一急,伸出尔康手,边追边嚎:“人可以老!但是作业不能不给!”

    暖风中肆意奔跑的何棠感受着耳边猎猎作响的风,记忆中浮现一首诗:

    我四处奔走我把自己的灵魂和身体向世人展示,

    我关注民生呼吁生命我向自己的作品开木仓,

    我朗诵长诗我和情人坐在革命历史博物馆前的冰凉湿滑的台阶上畅谈过夜,

    我跳上舞台用摇把吉他向疯狂的青年做出最精彩最刺激的扫射,

    我点起篝火拉起所有的人一起欢蹦乱跳一起向黎明的天安门广场奔跑。

    何棠停止奔跑的脚步转身回看,午日阳光映射在跑得气喘吁吁的宋晓晓和孟含脸庞上,生命如同河流的奔淌经过着每一处注定的风景,如今的一切因为承载了这些荡漾和倒映而美好丰富。

    “连个老太太都跑不过吗!”何棠朝着宋晓晓和孟含隔着老远挥手。

    “你丫穿炮仗了吧!”

    孟含弯腰双手顶住小腹,气喘吁吁。

    宋晓晓在最后骂骂咧咧地拿着一只坏掉的鞋底,单腿蹦着。

    “哈哈哈……”孟含回头看着宋晓晓那副样子笑岔了气。

    何棠:“追不上就吃鞋底?”

    最后,孟含和何棠架着独脚大侠宋晓晓,吵吵闹闹。

    何棠他们这一级要比初四毕业生多上两周课才放暑假。

    这两周基本就是按照两天一小考,三天一大考的模式度过,除了每天必要的唉声叹气,还有几场好戏。

    数学老师之前给何棠偷偷报了白郡的郡级数学竞赛,这事不知道什么原因被其他科目老师知道了。

    而后,其他班的同学也都知道了。

    良中还没有分什么火箭班、普通班,但是一班基本是常年霸占年级总分前十。

    参加竞赛的名额有限,只有五个。

    往年都是从一班选出五个,然后其他班再选几个拔尖的当替补。

    今年不知道怎么回事,给一班的名额只有四个。

    一班的第五名不乐意了。

    怎么今年竞赛她连替补都拿不到?

    一班的班主任直接找到了校长室,后来知道了三班数学老师要走了一个名额给自己班学生。

    三班?

    夏然的班?

    这事……

    是夏然的主意还是?

    一班班主任顿时有点拿不定主意。

    要是夏然要的名额,那她肯定不敢干涉。

    要不是夏然,那可就得争取一下了。

    关联到她的年终奖金,不得不争取。

    夏然平常根本就不管这杂七杂八的事,不如先试探一下。

    一班班主任想到这一层就联络了几个老师一同去跟夏然靠近乎了。

    这几天也正好是那一批去隔壁封都郡学习的斧头帮元老回来的日子。

    刀疤让辉煌今日开始停止对外营业,预备着给这些人设宴摆席三天。

    从今日下午,辉煌周边的气氛就非常不对劲了。

    商户早早关了门,道路四周也来回溜达着许多小青年。

    刀疤让毛仔布置好四周警戒。

    毛仔在短短一个多月,从四流小弟直升为刀疤身边最红的人。

    隐隐有变成二把手的趋势。

    不怪刀疤这么重用毛仔,只是因为身边实在无人可用了。

    刀疤一开始根本不信哈三能做出仓杀自家兄弟的事情,警署的自己人递出消息,现场中提取到的信息素材的确都属于哈三。

    现在哈三那边所有场子都由毛仔推荐的一个叫唐二的人代管。

    目前来看,运作还算正常。

    在设局之前,刘猛对温水煮青蛙的计策不予赞同。

    明明可以快速击溃刀疤一方,非要以这种方式步步为营。

    “这算是专门为你开展的实战教学。目的有二:一来肃清所有潜在威胁,二来为了告诉你,身边人与枕边人都是可能成为敌人的人。”

    “当你发觉未来的某一天跟今天刀疤的局面很像时,那就开始清君侧。”

    “如果局面失控,已经无法回转,就提前想好退路吧。”

    “从你接管唐社第一天开始,就得有足够的勇气面对一切可能的结局。”

    开弓没有回头路。

    早就跟你说了的。

    除了在大方向上何棠会提出建议,其余都是刘猛自行摸索。

    只因这种“实战”,实属珍贵。

    有能力与胆识布置这种实战的,普天之下也就她了吧。

    辉煌这三天的豪华宴席不仅有年轻打手出席,还有管片区的元老,以及封都郡的几个人物。

    进辉煌的场子,禁止携带金属用具,禁止夹带药品。

    为了让封都郡来的几家三流势力遵守辉煌的规矩,毛仔建议内部成员打个样。

    无规矩不成方圆。

    刀疤不疑有他。

    刀疤带头将随身携带的木仓和刀具上交。

    身后的所有人也乖乖跟着照做。

    封都郡来的几人看到刀疤脸上缴了仓械,有些犹豫。

    随身带着的家伙,给了别人,那自己岂不就成刀板鱼肉了吗?

    要是强硬不交,这会儿在人家地盘上,还是刀板鱼肉。

    左右都是鱼肉,那就硬气一回,交了吧!

    呵忒,这是谁想的下作规矩!

    何棠:“阿嚏——”

    待在辉煌的第一天,大家都很和谐。

    该吃吃该喝喝,唱歌的唱歌,跳舞的跳舞。

    刀疤身边的两个保镖还给表演了胸口碎大石和徒手劈砖头。

    新上位的看场人唐二没来,听说被派去给刀疤的相好撑门面。

    ……

    夏然对选何棠参加竞赛没什么特别感觉,跟她有几毛钱关系啊,爱谁去谁去。

    可是吴倩倩找到了夏然。

    她跟夏然在校园某处待了足足半个钟头。

    离开时,吴倩倩还警告夏然让她注意自己的身份等等。

    夏然似乎有些畏惧吴倩倩。

    脸上也没有平日的倨傲。

    当天晚上就出了事。

    何棠,宋晓晓和孟含被几个穿着花衬衫的小青年围住,硬拉带进一辆没有牌照的面包车。

    吓得宋晓晓在车里伸胳膊伸腿嗷嗷大叫,连抓带挠弄伤了好几个小青年。

    承蒙队友宋晓晓的优秀表现,她们三个都被堵了嘴,还给绑上了手脚。

    何棠没出手是想搞清楚对方是谁。

    是针对宋晓晓和孟含还是针对她。

    如果是针对她,是刀疤想到了什么还是刘全安那里出了岔子……

    亦或者是邳裘。

    短短几分钟,何棠想了许多种可能。

    宋晓晓从一开始奋力反抗到嚎啕大哭,后来低声啜泣。

    现在红肿着眼,身体害怕地抖动。

    因为车子已经开出去很长时间,中间还经历了一段颠簸的路,四周人烟越来越少。

    孟含刚被抓上车时也非常害怕,但是她看到身边的何棠却表现的很镇定。

    不哭不闹,甚至还是自己主动上的面包车。

    孟含莫名的就感觉安心不少,也没那么害怕了。

    她反正没见过何棠吃亏。

    刚来班里第一天拿着空白书假装学习还被王奇表扬。

    被刘美丽嘲讽是从乡下来的穷鬼,当场就拖着刘美丽到楼梯口看风景。

    天天不交作业考试得鸭蛋,月考居然能做出来那道全年级没人得满分的加分题。

    孟含悄声看向何棠。

    发现何棠闭着眼悠哉倚在车里。

    睡着了?!

    不是吧,这也能睡着?

    孟含内心纠结极了!

    她知不知道现在啥状况啊!

    绑架哎!

    不是回家,也不是去吃饭!

    这是被拉着去一个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地方!

    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子停了。

    她们被带到一片老旧居民自建房。

    严格讲,这里已经不是白郡的地界了。

    是临近珉湾村,跟封都郡交界的地段。

    番卫队以前的地盘。

    番卫队?

    何棠心想应该是番卫队还有几个心思不正的死性不改,守着这片最后热土。

    倒是歪打正着,给了她一个偷家的机会。

    放你们一马不好好做人,还敢出来惹是生非。

    惹谁不好,偏偏来惹她。

    下了面包车后,这片自建房里陆陆续续出来十几个小青年。

    领头的都是些熟面孔。

    夏然,吴倩倩,还有庞朱。

    等到庞朱跟着夏然和吴倩倩雄赳赳走出来,正好看到从面包车上下来的何棠。

    一个踉跄差点跪地上。

    “舅舅,没事吧?”

    吴倩倩扶住庞朱关心道。

    舅舅?

    何棠在这之前曾经给唐一打过电话,让他查吴倩倩的来历。

    最后查到吴倩倩跟刀疤极有可能是父女关系。

    刀疤原名吴中生。

    而且吴倩倩名下有一套房产,是刀疤赠送。

    为什么吴倩倩会给庞朱叫舅舅?

    庞朱现在根本不敢抬头看何棠,身体抖得像个筛子。

    夏然看着庞朱这废物样子,不禁嘲讽:“你外甥女叫你来撑脸面,你这是来砸场子的吧。真是废物。”

    吴倩倩:“夏然你敢骂我舅?你几个胆子?”

    夏然:“骂的不对?刀哥都不敢对我怎样,你又算个什么东西。”

    何棠,孟含还有哭肿眼的宋晓晓就站在那里看他们三个狗咬狗。

追最新热门小说就来,www.dianzw.com点点中文网